青海省德合隆寺游记出发篇——与小颖、国舅等佛友在成都的相会与出发

2012年10月10日 | 分类: 佛法, 成长的喜悦和烦恼 | 标签: , , , , | 字体: 超大


  上次说到去青海省德合隆寺游记缘起,还有与小颖、国舅等佛友如何相识的,这次接着说与他们在成都的相会和前往青海省的见闻。

  在9月27号我就开始准备去寺庙了,听说那里很冷,于是还备上了冬天的保暖内衣、毛衣和羽绒服。又怕会有高原反应,还特地买了红景天这种抗高原反应的胶囊来吃。另外也在佛友们没来成都之前帮他们订好了旅馆,还订好了长途客车的车票,一切都准备妥当,就等着大家的前来和前往了,呵呵。

  30号深夜,佛友一行三人来到了旅馆住下,第二天一早,我就兴奋的去找他们,其中的小颖和我是最熟的,我们虽然未曾见过面,可大家相见后还是如同老朋友一般,一点不拘谨,上午办好了退房手续,我们便一起逛了逛附近的地方,再找了个地方吃饭,没想到随便找的一家简单的川菜馆让他们赞许有加,我也挺开心的。

  下午我们则打算去成都武侯祠附近的佛具一条街买些哈达,因为到了寺庙见上师的时候得献哈达。

  这还是我第一次到佛具一条街,这里也称为小西藏,如同唐人街一般,所以大家可以想象,这里的藏人是很多的,随处也可见出家人。过去我本来是想来请一条念珠的,可后来老是懒惰,一直没来,这次趁机,我也请了一条108颗的念珠回去,没想到在第二天就派上用场了,至于是什么等会儿再说,呵呵。另外我也请了一本丹贝旺旭仁波切写的关于大圆满法的书籍,国舅说可以放在家中供着,等以后机缘成熟再翻看。

  我们一路上逛了不少店铺,看到了不少精美的佛像,尤其以莲花生大士的像特别多,而且有些特别的大、特别的精美,令人赏心悦目,单从艺术品角度来说,也是非常值得所有人去欣赏一番。路上,我说到这次见上师,我打算供养上师一本金刚经,国舅说这个缘起很好,小颖则打算请一尊佛像供养上师,同行的另一位女生兰梓则打算请一尊佛塔供养上师,我们都笑称咱们三人刚好把身、口、意都同时供养给上师了,呵呵。也因为这样的商量,我将过去其他佛友结缘于我的《金刚经》带在了身上,而小颖、兰梓则分别在佛具一条街请了一尊莲花生大士的铜像和铜铸的佛塔。

  晚些时候我们吃了些东西,拿好了行李,赶往了汽车站,这里还有个小插曲,本来我打算让司机绕路走的,因为成都最近在大整改,很多路都在修,导致交通几乎快瘫痪了,没想到司机带我们走了另外一条更方便的路,我们很快就到了车站,运气真不错。

  一切都挺顺利的,我们晚上6点准时上车,然后出发了,这个客运长途车是两个司机连续驾驶一个夜晚,从成都到大武,而我们则是到第二天早上6点过在中途,也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久治县下车,大概要行车12个小时左右。幸好是卧铺车,所以我们一上车就躺下了,大家再聊聊天,时间也很快就过去了,我也是第一次坐卧铺车,觉得挺新鲜的,这种车有两个很窄的过道,分成三路的双层床,大家都可以躺着睡觉,也给了一床不大的被单,我们运气也不错,坐的汽车刚好是做了清理和换了新的被单,所以车上味道还行,不是很难闻。

  在车上我也遇到些好玩的事,就是见识了国舅的“嗨乐”,过去我只是有听小颖说,国舅时不时会“嗨大”,意思就是因为某些原因而进入禅定(见到空性)的状态,其中一个就是音乐。当时在车上,是小颖建议国舅放“嗨乐”的,说是让我听听,感觉感觉,这种音乐很类似迪吧里放的那种DJ跳舞乐,我没觉得有啥特别的。可当国舅跟我解释了之后,我才知道这不是一般的音乐。这些音乐是专门制作的,通过声音的振动来调动身体的脉轮,很类似其他类型的各种灵修音乐,打通气脉等等。国舅有时就通过听这样的音乐来让自己进入禅定状态,大家戏称为“嗨大”,当然,更多时候是通过禅坐的形式,呵呵,这次我算是见到稀奇了。可惜我从来没遇见国舅“嗨大”过,听大家和国舅本人解释,“嗨大”以后还可以随意回答任何人的任何问题,那个状态不存在好与坏,任何二元性的态度和情绪都不存在,只会如实的告诉别人答案,哪怕是“得罪”别人。当然,“嗨大”以后还不止这些,以前单独见国舅的时候,他就说曾经还见到灵鹫山的法会没结束,佛陀还亲自给他传法呢。这一点我是绝对相信的,因为当进入禅定的状态,时间和空间都是不存在的,换个说法就是,可以突破任何时间与空间。

  再晚些时候,我们就都陆陆续续开始睡觉了,窗外也是漆黑一片,自然也谈不上看什么风景,大家也完全不知道窗外是怎样的状况,我们也庆幸自己没有看到,不然可能一晚上都睡不着呢,至于具体咋回事,等到了我们几天后坐白天的车回来时才真相大白。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向着越来越高的海拔驶去,汽车从成都出发,路经都江堰、汶川、阿坝等几个我认识的城市,最后到达青海省的久治县,而到达久治的时候,当地的海拔已经在3000米以上,具体大概是3700米左右。

  后来我听小颖说,她在车上就窒息了几次,因为产生了高原反应。国舅、兰梓和我倒没啥大反应,我在下车后呕吐了一下,刚开始我以为是自己有高原反应,不过后来我总结是自己晕车才发吐的。车上因为有几十公里的路况特别颠簸,再加上我不习惯坐这样的车,我几乎没有睡觉,一直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直到早上快6点的时候,我们到达了久治县,我迷迷糊糊的下了车。刚一下车,才发现外面竟然在下雪!雪不算大,但稀稀疏疏的一直下个不停,这才让我们意识到,我们来到了一个很寒冷的地方了,想起十多个小时前,我们上车时只穿了一件衬衫,现在则穿着保暖内衣、毛衣和羽绒服,真是感觉恍如隔世般。我们从车上取下行李,国舅让我们动作尽量慢一些,因为动作一快,血液供氧量就增加,这里本来空气含氧量就稀少一些,所以容易造成缺氧。我们四人躲在一处房檐下躲雪,外加一位在车上偶遇的也是上师的徒弟,五人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因为寺庙里的师兄要开车过来接我们,所以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这时候,我们还趁机拿出了暖身贴,一人贴了一块在身上,毕竟没有吃东西,身体热量不够,而贴上这个东西,身体一下子就暖和起来了。

  运气也真不错,有一位从北京自驾到寺庙的何师兄接到了国舅的电话,迅速开车过来接我们去寺庙,因为天实在太黑,我们也没看清寺庙到底什么样,只是感觉挺大的,因为车子在寺庙里也开了一会儿才到达国舅在寺庙买的房子,途中我们还看到了寺庙里宏伟的“莲花生大士”的铜像,因为佛像有用彩色灯照亮,所以在黑夜中格外显眼,国舅说我们白天有空可以去绕莲师像,功德很大的。

  国舅的房子有两个房间,外加一个小厨房。一进门,国舅开始给炉子生火,加了几块煤和……牛粪!嘿嘿,你没看错,在那边,牛粪是家家户户都使用的燃料,而且,那边的牛粪其实挺干净的,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脏,牛吃了草,就把草进行了消化,最后产生粪便,也相当于是干草,有藏民专门收集晒干的牛粪,卖给其他人,价格也非常非常便宜,一般一大麻木口袋的牛粪(我估摸至少有十到二十斤的样子)才卖不到5元钱。这一大袋牛粪能烧很长时间呢。

  这时,我们也发现,小颖的高原反应有点严重,她脸色苍白,说话也没什么力气,国舅赶紧让她躺下睡会儿,她说自己在车上就已经很难受了。看来网上传言的高原反应欺男不欺女是错误的,后来我们听说,应该是身体太好和太差的人才会容易有高原反应,中庸一些的反而没啥事。

  大家挺同情小颖的,可是也没啥太多办法,我找出红景天的胶囊给她吃,然后就让她躺下了。国舅则说给我们煮点粥吃,在高原,因为气压的问题,必须用高压锅,煮上了粥,大家就围坐在炉子边烤火聊天。

  我觉得和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最舒服的地方就是大家聊的话题一致,平常在家,我是没有任何机会接触哪怕一名佛友的,聊的话题无非都是世俗的东西:钱、房子、工作、感情、吃喝玩乐,而且大家陷入二元对立挺深的,也毫无寻找解脱之意,任由业力牵引着。和这些人在一起,不聊这些,那你就是怪人,其实,我在好多朋友眼里看来已经是有点怪的了。而到了这里,在寺庙中,大家都是学佛之人,聊的话题都围绕着佛学,感觉份外的亲切,用我的话说,是总算找到了组织了,呵呵。

  天慢慢有一点点亮了,我们透过窗子看到了住的院子的样子和远方的雪山,我也拿出相机,拍下了第一张照片。

(点击图片可以看大图)

  左侧是这个院子的大门,远处的高山透过朦朦胧胧雾雪能看出个轮廓,山上白色的地方就是积雪,而零零兮兮还能看到一些白色的小房子,后来听国舅说,这些是一些高僧闭关的地方,他们好多一辈子都不出山,一直在里面进行修行,生活则由其他僧人照料。偶尔会有他人求寺庙为一些亡人做超度,也会供养一些钱,他们也会利用做法事的机会获得一点供养来养活自己。例如这次小颖就是带着其他朋友的嘱托,请这些僧人为他们故去的亲人做法事,积累功德。

  刚看到他们居住的环境,大家都会不禁感叹他们福报好小,怎么过得如此惨。国舅则说,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他们过得很苦,其实,他们才是最有福报的人,我现在也多少能感受到,最有福报的人不是有钱有车有房,妻妾成群,这些世俗的东西只是束缚着你,让你在六道中不断的轮回,换做西方的说法,你只是通过各种二元对立的方式在喂养小我而已,只是大部分人都处在无明之中,毫不知情,更别提反思生命了。而这些闭关的僧人,他们却有那么好的条件可以一辈子把心思放在修行上,早日了生脱死,以短短几十年的“苦行”换来永恒的解脱,这才是真正的大福报呢。

(点击图片可以看大图)

  原来,我们这里居住的是寺庙第四期修建的汉众弟子宿舍,并且汉众弟子的讲经堂也在这里面,国舅戏称说,有时听经,趴在窗边就可以了,很方便,呵呵。

  天已经微微亮了,门外突然来了一位很有气质(换做现在的话说,是很有能量场)的僧人,国舅很热情的与他打招呼,我们也迎了上去,与这位师傅合十打招呼,原来此位是寺院上师的徒弟,也是整个寺院的总管家,国舅称呼他为罗珠(不知道名字是否这样写的,只是随声音拼写如此)。这位管家和国舅应该认识很久了,因为他们聊得很开心,感情也很好的样子,国舅询问了上师是否已经起床,然后也告诉了罗珠师傅我们来这里拜访师傅,而且我专程过来皈依师傅的事,罗珠师傅说晚些时候师傅应该起床了,我们可以过去见见他老人家。不过罗珠师傅还要忙其他的事,聊了会儿就匆匆告辞了。我们当时只顾着聊天,也忘了给师傅来张照片了,或许另一个朋友兰梓有拍照,我也得等她回家后把照片传给我才知道了。

  国舅与罗珠师傅告辞后,转身笑着对我们说:“走,回去吃点粥,吃饱了我们好去见上师!”这句话把我兴奋的,赶紧回屋准备吃粥。这粥煮得挺好吃的,尤其是在我们饥肠辘辘的时候格外的香,再加上一些榨菜来下饭,真是人间美味。

  未完待续……

  1. 霹雳彩虹
    2012年10月12日15:47

    呵呵,写的好详细呢!在哪儿,你可是找到知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