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7日 | 分类: 成长的喜悦和烦恼 | 标签: ,

  阿米2的有声读物最近很长时间都没有录制了,我只得等到过年的时候。不过昨天灵机一动,我可以为第三部做做准备,毕竟网上也曾有朋友推荐一些人,说只要需要,就愿意帮我录制。

  前几天因为圣诞节,Google提前发了钱,我跑去邮局取钱的时候,没想到那个柜员把我记住了,问我是不是常来取钱?因为前几天我也去取过一次的,我说也不是常来的,她就说帮我办一张外汇卡,可以方便我以后取钱,我这才想到可能是过去取钱我每次都找她要一份新的表格,她也把这个记住了吧。反正外汇卡是免费的,我就办理了,之后就拿到了卡,她说以后不用填表,只要拿着身份证和外汇卡过来取钱就行了,不过这张卡只是相当于记录了我的信息的凭证,不是借记卡,所以无法存钱进去,而且后来我看卡的说明,还可以有积分换奖品,真不知何年何月我才能换到一份奖品?

  元旦的时候表妹过来玩,在这三天发生了让我很欣慰的事情。

  小时候,她很调皮,一点不听人管教,我那时非常担心,怕她长大会变成小太妹,于是采用过各种办法教育她,甚至采取强权的方式,可收效甚微。之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等她到了5、6岁的时候,突然性格就大变,变得懂事听话、善良和处处为他人着想了。那时的我还弄不明白为何她会改变,不过从现在的角度来看,也明白了原因,这多半和她累世积累的业有关。

  有句话说每个孩子出生都像一张白纸,其实现在看来未必,常常会发现同样一个家庭的两个孩子,会出现截然不同的性格,这都是与前世的业有关系。

阅读全文...

  感恩生命,活好当下

  今天是2010年的最后一天,也有必要承上启下写点东西——回望过去、展望未来。

  今年的生活方面很平顺,没有遇见什么大波大浪,有时平淡的很无聊,可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能很自然的将更多的注意力往自己的内部来观照。

  今年对我来说,外部的生活,是相对比较平淡的一年,可对于自己的心灵却有更多的进步,因为自己慢慢的成长,我越加体会到生命随缘、随顺,知足常乐的重要性。回头看看自己最近这两年的变化,尤其是心灵方面的变化是很大的……

  2009年之前,我还只能算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孩子,我天性善于思考、分析,也有点小聪明,但那时候的我还是属于坚信“我思故我在”,以左脑逻辑思维为主的唯物主义者,正因为这一点,我完全忽略了如何修心,只是一味的以为通过智力分析和知识的摄入可以解决自己的心灵问题。结果,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时不时产生各种低频率的情绪(失望、难过、愤怒、抑郁),又因为这些情绪在体内生成的化学反应,从而控制了我的行为,那时我还傻傻的用逻辑分析这就是“我”。

  从小到大,我受到过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困扰(当然,这也是每个人都有遇见的,只是形式和强弱程度不同)。但通过经历这些痛苦问题的历炼,我也逐渐隐隐约约瞥见了一个新的领域,当时无以名状,我的大脑知识库不知道那是什么,可又下意识感觉这很重要,幸好这些都在潜意识中埋下了种子,只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发芽、壮大。

  2009年年初,我生命众多转折点之一。通过《千万别学英语》,我认识了一个同城市的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有不少相似的地方,每次聊天都很开心,年初他到我家拜访我,聊着聊着,他突然说给我讲一些神秘的东西,我当时很好奇,他看见我如此感兴趣,就给我介绍了当时刚刚火起来的东西——“吸引力法则”。

  他接触半年了,有不少的心得体会,他一点点的分享给我,还给我了一个视频观看地址。第一次接触这个东西,我就马上深深被吸引住了,在自己的内心产生了强烈的共振,我下意识的感觉到,这应该就是我一直无以名状,但是又不断在寻找的线索。朋友也非常讶异我竟然没有一点排斥,而是马上吸收并且随后就和他开始讨论了。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30日 | 分类: 音乐故事 | 标签: ,

  没想到吉他也能把《Billie Jean》演绎得那么美妙,太神奇了。

  一切都是偶然,一切也都是必然。

  很无意的进入了一个QQ群,只是想多一个渠道了解些灵修、2012等各方面的资讯,然后群主又重建了一个群,叫做“蒲公英”(群号:93565556),我完全不清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群,就加入了,之后因为我个人录制阿米的有声读物,于是就分享到了群里。再之后群里的管理员又单独将我加入到另一个高级群,其中有说到每周日晚上八点会有一个“祈祷文共修”的活动,在歪歪语音YY号:55080852

  我很好奇,于是就在今天晚上听了听,感觉还挺不错的,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共修的活动。想分享给其他有缘的人,有机会周末也可以去听听感受下,主持人是一个叫婷婷的女生,声音挺好听的哟,从她的谈吐也得知她拥有很多灵修的感悟和心得,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和她讨论。

  感谢蒲公英QQ群所做的一切。

  最后送上一张太空中俯瞰地球的壁纸(分辨率1024X768,右键另存为就可以了),这也是我一直在用的壁纸,每次看到这么美丽的地球,就希望人类能更好的珍惜她,创造充满爱的更美好的未来。

地球

这是老子《道德经》的动画版,当然,肯定不是大陆制作的,大陆都忙着制作“喜洋洋”这些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去了。此动画风格是典型的蔡志忠风格,当然,肯定就是台湾制作的了,以前我还是挺喜欢看蔡志忠的漫画的,尤其是西游记,超级搞笑,现在想起来都还想笑,呵呵。

如果说原文和之后衍生的书籍是一颗颗的黄豆,直接生嚼肯定不容易下咽,那动画的作用就是将其磨碎掺水煮熟,再放点糖,那就真的很爽口了。过去看一些国外制作的科普动画和视频类教育节目,看一集真的当在学校上了几堂课的内容,而且非常容易接受理解,反观之,这也正是中国教育的悲哀吧。

老子的《道德经》,这是经典人人皆知了,老子应该是开悟之后就像释迦摩尼佛那样把很多世间真相通过文字传递给了后人,至于后人是弃之一边还是潜心领悟,就看个人造化了。

老子《道德经》动画版 上

阅读全文...

  离录制上一章又有段时间了,看来得多分配点时间来录制才行。

  这章采用的背景音乐是“紫蝴蝶”,曾是阿米第一部有声读物里面采用过的,网友分享给了我,我就使用了,听着感觉挺有趣的,像是回到了第一部,呵呵。

 

2010年12月16日 | 分类: 成长的喜悦和烦恼 | 标签:

  有段时间没写点东西了,还是写点口水日记吧。

  因为现在更多的会活在当下,比过去少了些杂念,生活上就有点平淡无奇,也无大起大落的事情,也少了故事素材了,呵呵。当然,我很高兴能这样平淡的生活,依稀记得过去困在水深火热之中时曾发誓说将来要是能过平淡生活一定会好好珍惜,《兄弟连》的温特斯也曾在开完最后一枪之后发誓将来会找一个僻静的农庄过平静的生活。

  生活本来就是这样,平平淡淡才是真,一切随缘、随顺,来之则安之。当然别忘了知足才能常乐。我很知足,所以我能常乐,虽然对比其他很多人我的生活显得如此寒酸,呵呵。

  既然是流水日记,就老样子,想到什么写点什么吧。

  大概在几个星期前,有在几天的时间陆陆续续作了三个很奇怪的梦,下面一一叙述出来,虽无造假,但是也未必就是真,我也只是写日记一样记录下来而已。

  首先是做了第一个梦,梦里,我看见了我自己,在对面,感觉很奇怪,另一个“我”没有说话,但是我却知道“他”就是我自己,然后我发觉,我自己是菩萨,呃,我知道,确实有点怪,当时还有人跪在地上向另一个我朝拜,但是梦比较模模糊糊的感觉,我早上醒来只记得那么多了,周围的环境还有具体发生什么都不太记得了。

  一般来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可是那段时间我都没看相关的资料,应该不会突然做这样的梦的。后来我想,就算是某种暗示,我现在离菩萨的境界还差得很远呢,当然,这也可以算是某一种激励吧,呵呵,谁知道呢。

阅读全文...

《小王子》(小说) [法] 圣埃克苏佩里 著

献给莱翁·维尔特

  请孩子们原谅我把这本书献给了一个大人。我有一个正当的理由:这个大人是我在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我还有另一个理由:这个大人什么都懂;即使儿童读物也懂。我还有第三个理由;这个大人住在法国,他在那里忍冻挨饿。他很需要有人安慰。要是这些理由还不够充分,我就把这本书献给这个大人曾经做过的孩子。每人大人都是从做孩子开始的。(然而,记得这事的又有几个呢?)因此,我把我的献词改为:

献给还是小男孩时的莱翁·维尔特

 

★ ★ ★ ★ ★

 

I

  当我还只有六岁的时候,在一本描写原始森林的名叫《真实的故事》的书中, 看到了一副精彩的插画,画的是一条蟒蛇正在吞食一只大野兽。页头上就是那副画的摹本。

《小王子》图片 ---- 一条蟒蛇正在吞食一只大野兽

  这本书中写道:“这些蟒蛇把它们的猎获物不加咀嚼地囫囵吞下,尔后就不能再动弹了;它们就在长长的六个月的睡眠中消化这些食物。”

  当时,我对丛林中的奇遇想得很多,于是,我也用彩色铅笔画出了我的第一副图画。我的第一号作品。它是这样的:

小王子的第一号作品

  我把我的这副杰作拿给大人看,我问他们我的画是不是叫他们害怕。

  他们回答我说:“一顶帽子有什么可怕的?”

  我画的不是帽子,是一条巨蟒在消化着一头大象。于是我又把巨蟒肚子里的情况画了出来,以便让大人们能够看懂。这些大人总是需要解释。我的第二号作品是这样的:

小王子的第二号作品

  大人们劝我把这些画着开着肚皮的,或闭上肚皮的蟒蛇的图画放在一边,还是把兴趣放在地理、历史、算术、语法上。就这样,在六岁的那年,我就放弃了当画家这一美好的职业。我的第一号、第二号作品的不成功,使我泄了气。这些大人们,靠他们自己什么也弄不懂,还得老是不断地给他们作解释。这真叫孩子们腻味。

  后来,我只好选择了另外一个职业,我学会了开飞机,世界各地差不多都飞到过。的确,地理学帮了我很大的忙。我一眼就能分辨出中国和亚里桑那。要是夜里迷失了航向,这是很有用的。

  这样,在我的生活中,我跟许多严肃的人有过很多的接触。我在大人们中间生活过很长时间。我仔细地观察过他们,但这并没有使我对他们的看法有多大的改变。

  当我遇到一个头脑看来稍微清楚的大人时,我就拿出一直保存着的我那第一号作品来测试测试他。我想知道他是否真的有理解能力。可是,得到的回答总是: “这是顶帽子。”我就不和他谈巨蟒呀,原始森林呀,或者星星之类的事。我只得迁就他们的水平,和他们谈些桥牌呀,高尔夫球呀,政治呀,领带呀这些。于是大人们就十分高兴能认识我这样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阅读全文...

第 23 页,共 118 页首页...10...20212223242526...304050...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