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友:语言无法“速成”

2009年10月29日 | 分类: 语言学习资料 | 标签: , | 字体: 超大


  近年来常有人拿着各种各样的“英语速成班”的广告来征求我的意见,问是否有必要参加。他们中有在校的大中学生、学生家长、研究生备考人员、即将升职晋级的官员等。我的回答往往令他们失望。“速成”对应试也许有些作用,但要真正学好语言,“速成”之路是绝对走不通的。

  回顾我学英语的过程,可谓艰辛困苦。由于学英语起步较晚,当初又没有现在这么好的条件,所以我靠的是“背诵+默写”。当时的语言资料不多,主要是靠课本,我将能接触到的各种英文教材囫囵吞枣地全背下来:背单词、背词组、背句型、背人名、背地名、背标点符号、背课文、背练习,什么都背。开始背诵起来很费力,不过,时间一长,就越记越快,越背越容易。有的句子或语言现象,开始并不完全明白,一旦背熟了,自然就通了,印证了古人所说的“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默写也是我常用的办法。为了加深记忆,我坚持默写。无论课文多么长,我都是首先把它背熟,然后再进行默写,凭着记忆把课文从头至尾默写下来,包括专有名词和标点符号。虽然这是一种“笨”方法,挺花时间,但效果却很显著。后来五轮是做作业还是考试,诸如大小写、标点符号、乃至拼写之类的小错误都很少,得分自然就高。背诵的东西多了,慢慢就产生了语感,有时遇到不正确的句子,尽管说不清原因,凭直觉会感到不顺,因而就避开了。学习也因此上了一个新台阶,起初的学习之苦随之转化为乐趣。

  “听”和“说”被公认是学外语的难关。要能听会说,就要多听多说,这是人人皆知的道理。其实,听说能力强的人,并不是其感官灵敏,主要是他们语言积累丰厚(当然有知识面的问题)。如果词汇量大,语法知识牢靠,听说能力就容易提高。我开始练听力的时候,也常采用“死”办法,对听的材料逐字逐词地笔录下来。这样做“一举数得”:练习了拼写,温习了语法,提高了准确性,加强了基本功,听力也随之提高了。后来知道,这种做法就是所谓的“精听”。即使是听英美广播,看英语电影录像,不时地做些“精听”,对提高听力也是很有好处的。以广播新闻为例,凡属新闻报道,其篇章结构、文体特征、用词句式都有规律,通过精听默写很容易掌握,一旦熟悉了,听得效果自然会提高。口语也不例外。口头表达有技巧性,但更主要的是要有充足纯熟的语言素材。实践证明,不少同时学英语的人,语言水平不相上下,但后来有的说话仍结结巴巴,有的却出口成章。究其原因(注:这里不考虑智力因素),往往是掌握的语言素材的多寡和对材料的熟悉程度的高低所致。所以每当学生来请教如何练习口语时,我的回答仍然是“多记、多背、多练”。

  回想起来,我学英语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过去的“死记硬背”。“死记硬背”虽然不能说是好方法,但学语言却离不开“死记硬背”,至少在初、中极阶段是如此,即使到了高级阶段,死记硬背也并非毫无用处。学语言有一个从“死”到“活”的过程。“死”的东西多了,熟能生巧,慢慢就会变“活”。死记硬背到一定的时候,便会“死”去“活”来。所谓“死”,就是原始的语言积累,创建个人的语料库,语料库丰富了,一旦掌握了运用技巧,就能随意提取,运用自如,死的语言材料便“活”起来了。学语言就是这样,无捷径可走。

 

张维友(1952-),湖北广水市人,先后就读于华中师范大学英语系和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原广外)英语教师进修班,后赴美、英留学,获伦敦大学文学硕士学位。现任华中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教授,兼任湖北省学位评议组成员、华中师范大学学位委员会委员、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院百所重点研究基地华中师范大学语言与语言教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社会兼职包括全国英语研究会理事、中南地区外语教学法研究会副理事长、湖北省翻译者协会副会长等。主要著作有:《英语知识精要》、《英语词汇学》、《英语词汇学教程》、《综合英语教程》(主编)、《英语通论》(合作)、《英语习语大词典》(副主编)等。

  1. xunxunROSE
    2009年10月30日09:54

    背诵是一种方法,但很要毅力的,而且不是一下看到成效,很容易放弃。个人比较认同类似“千万”的学习方法。

  2. 2009年10月29日19:06

    我刚学英语时就是背的比较勤快,后来学得就很顺。
    所谓先苦后甜吧。

  3. 2009年10月29日16:12

    死记硬背确实能够很好的打牢基础 在非英语语境下要想学好英语这一招是最好用的

    • 2009年10月29日16:16

      可是现在有这个条件了,有那么多电影、音频提供,死记硬背其实是效率最低的学习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