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小程的读文笔记连载:英语学习的真实方法及误区分析


3. Lucky Z

  Z的英语水平肯定在第四阶段后期,学习英语到了这个程度也就差不多了。Z的交流能力非常强,听力几乎达到滴水不漏,发音标准,阅读速度很快,看一本英文小说几小时以内就完了,不需要字典也没什么生词。偶尔遇到生词时发现英语是母语的人也差不多不认识。

  Z是一美国公司的高管,在今年上海举行的一个中国投资国际论坛作为Key Note Speaker主讲,论坛结束后来问Z如何能讲如此流利英语的人倒超过问业务的人。Z的经历比较独特,有很多值得思考和借鉴的地方。【看起来真羡慕,我今后也要有这样的能力!】

  Z:很多人都问过我如何能把外语学得这么好,当听说我出国工作和学习过时,都说:“噢,难怪英文流利,出过国嘛。”但每当我说其实我的英文在出国前就说成这样而我在国外的中国同学至今英文都不那么流利时,很多人都一脸茫然,等我解释完只有部分人听得明白,后来我也就笑笑懒得解释了。【出国就英语好?这真是很多人的误区】

  我学外语的方式比较单纯,因为受当时条件限制没有太多的选择。我是六十年代出生的,我们小时候学外语的条件太差了,几乎只有申葆青老师的英语广播讲座,那是大人的课,我当时听不明白。

  后来中国有了第一个电视英语节目Follow Me,老爸花了全部积蓄买了个小黑白电视,主要为了我和哥哥学外语,当年我9岁。Follow Me现在看起来好无聊,但当时看是非常有趣的,所以一直跟着看。

  几个月后开始跟不上了,终究是大人的节目,但为了对的起老爸的投资,跟不上也瞎跟,反正是语言学习,再复杂的段落也总有能明白的成分,就这么连蒙带猜糊涂地跟了一遍,最后其实就学了些 Can I help you? When does the train leave for London? 这种简单的话。

  但英文发音却是跟得很准了,而且对英文学习的兴趣很高,养成了听不全懂也努力猜的习惯。后来就是上初中的那点英文(那时大部分小学没英语课,中学从字母开始学)。但因为有这点基础,所以在班上老受老师夸奖,对英语兴趣很高,因为那是让自己能受表扬的事儿,但其实在学校没学到太多新东西。【呵呵,和我一样,很多兴趣是因为老师的表扬】

  到了高中时期,年轻人的逆反心理开始显现,我们那个时代首先表现的就是对西方的一些东西感到新奇,摇摆舞,喇叭裤,长头发,邓丽君等等,但这都是被学校和社会禁止的。嘿,越禁止我们情绪越高。当年我还因留长头发被校长在课间操时,当着全校同学揪到前面示众(后来长大后发现当年被示众的同学都是事业比较成功的同学)。

  当时左脚发沉的邓力群搞了个什么反对精神污染运动,于是我们这些年轻人在此情绪下,对政府的管制更反感,对官方的宣传也就一概不听不信,于是我就开始听“美国之音”了,认为凡是既然政府在胡说,那美国人说的一定都是真的(当时那个年代还真有些道理)。但美国之音的中文节目被政府的干扰台干扰得根本听不到,【呵呵,我想起一句以前的话:“咦?怎么找不到那敌台广播了?”】一气之下我就开始听英文台。开始基本是听不懂的,但硬着头皮愣听,以显示自己是愤青。

  后来发现每到半点有个慢速英语新闻叫Special English,还真能听懂一些,于是兴趣来了,每天早上听30分钟。听了一段时间,句子比较连贯和清晰了,但听不懂的单词很多,所以尽管听“清楚”了,整个句子意思并不太能完全懂。后来发现很多词总是重复出现,于是开始查字典找这些词。根据听到的声音猜测大致应该如何拼写,还真能查到不少。【听音拼写单词,这和我写的文章“读音记忆法——如何通过读音轻松记住单词”很吻合啊,这些经验就是这样在实践中慢慢摸索出来的】

  后来越查越快,我那本字典都翻到非常熟练了,几乎很每次翻大致就在那几页上,对英文的拼写规律也越来越熟悉。但终究翻字典耽误时间,所以只是在多次听到同一个词时或实在重要到影响大致理解才去查。【呵呵,我在看Friends的时候,也是这样做的,只要不是key word影响理解,就懒得查了】

  半年下来,听力感觉就有了,每天还真就用了半小时,既没有复习,也没有动笔。半年多后,开始尝试听整点播放的快速英语。一开始很不适应,但发现如果先听一遍慢速的,再听快速的会好些,因为内容差不多,对内容已经先有些了解,听个大概还是可以的。

  另外广播员是同一个人(至今还记得播音员的名字是Alan,声音浑厚而有磁性),语气语调相同好适应。开始听慢速时,还试图在脑子里转成中文去理解,听快速时根本不可能,后来慢慢习惯听英文时不再想中文了。【其实如果一开始就用正常语速的语音会更好,那些所谓的Special English,倒有点像国/民/党当年的电台播音,一个字:慢】

  比如当时报道美国航天飞机失事,那几天对航天飞机的印象就非常清楚地是The US Space Shuttle Challenger,反而不去想中文了。当时Alan每次报道完在说This is the Voice Of America时,每次都变个说法,不是强调Voice, 就是拉长Of, 或把America变调,非常有趣,每到这一句我都跟着模仿,到后来发展到很多句都模仿一下。

  我还和另一个有同样兴趣的同学周二晚上一起听英文发布的美国流行歌曲排行榜(他现在是GE的高管,没出国留学,但英文相当好)。到高二时,我已经可以流利地用英语交流了,学校的外语课也不上了,有时还替老师讲课(当时我们的老师是北大学俄文的,让他那么大岁数改教英文真够他累的)。

  有一次,德国电视台来我们学校采访,学校赶快把教室外墙粉刷一新,食堂把同学的午饭做得都跟小炒式的,就为了给人家拍电视。我和当时学校英语小组的几个同学利用机会把这些弄虚作假的行为都跟那些外国记者全说明了,听得他们直咂嘴。校长正好走过,看我们聊得很热闹,还挺高兴地在边上笑,他可听不懂我们说啥,所以我们也笑。现在想起来还是想笑,等哪天回学校一定要告诉他我们当时在笑什么。

  高三文理分班,很多人都劝我报外语学院,我的反应是:外语自己就能学会了,还用上学去学?【我的想法也是如此,可是家人却完全相反,而且非常固执,唉,苦恼啊】还是学理科以后好找工作。高考那点英文当然很容易了,全凭语感,答题非常快,啥语法分析也不用,答案都知道。后来居然不是满分,一直不服。有道题是 I dreamed ___you.介词填空,我选的是 about,发现标准答案是 of。可我一直认为自己没错,因为听美国之音放的一个Billy Ocean上榜歌曲题目就叫I Can Dream about You,about应该没错吧。【看到这,可以推荐大家参考这篇文章考试是一种你赢不了的游戏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