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学英语吗.Do You Still Study English.《千万别学英语》姊妹篇.在线阅读


译者序

 

千万别学英语.absolutely don't study english.译者.李贞娇_小程故事多_xc84.com

  不知不觉来中国已经11个月了。虽然到中国以后我经历过许多事情,但今年4月份我将韩国教授郑赞容博士的《千万别学英语》一书在地大物博的文明古国中国翻译出版,无论如何都是最令我高兴的。首先,我要向对《千万别学英语》中文版怀有莫大的关心并曾直接打电话给我的几位读者表示我的谢意。伴随着今天中国北京获得了2008年奥运会主办权的喜讯,我希望此书在将来能够成为切实感受到英语之必要性的中国人的好朋友。特别是在面临新奥运之际,对直接与外国人打交道的出租车司机们、导游们、星级宾馆服务员们熟习英语的必要性再三强调也不为过。

  今年2月初,趁在台湾逗留之机,我有幸参加了第9届台北国际书展。通过几位出版界人士的介绍,为了《千万别学英语》繁体字版的成功推出,我与台湾几家较有名气的出版社取得了联系,并最终选定了在台湾颇受好评的远流出版社。继大陆之后,《千万别学英语》也受到了台湾多家出版社的真心赏识,作为译者的我也得到了他们友善而热情的招待。按照计划,《干万别学英语》将于9月份在台湾出版发行。

  继《千万别学英语》在大陆和台湾出版之后,其姊妹篇《你还在学英语吗?》也即将与中国读者见面。虽然通过对中国文学的研究,我有过不少的翻译经历,但在翻译这两卷书的过程中,我还是再次切实体验到了翻译工作的艰辛。特别是为了那些微妙的语感差异,我不知熬过多少夜,也不知作过多少次修正。虽然周围很多人都劝我,翻译其实就是第二次创造,大体上把内容传达出来就行了,但实际上我却以近乎过分的程度,为了能把每一个韩文字本来的意蕴如实地体现出来,对原稿进行了达10余次之多的修正。因为我觉得:首先,作者的想法应该在最大程度上得到尊重;其次,如果以对英语学习的传统思考方式去读这本书,搞不好的话,《千万别学英语》的五个练习阶段很可能就会被理解为完全不同的方向。起初,无法理解我不断修改译稿的出版社也一度向我提出过不成其为抗议的抗议。但我觉得,微妙的语感差异也会导致对内容理解的巨大误差,所以我没有轻言放弃。最终,在我再三的呼吁下,他们也理解我的诚意,表示一定会对译者的意见给以最大程度上的尊重。虽然在阅读中文版《千万别学英语》时,读者们对于措辞并不会太在意,而只是大体上把握一下内容就算了,但我还是要一如既往地尽我最大的努力。

  由于在翻译《干万别学英语》时经历了太多的迂回曲折,所以当《你还在学英语吗?》的翻译摆到议事日程上来的时候,我—度为之苦恼万分。到底应该怎样做才能既有效率又完美地翻译出一本能对中国读者的理解有所帮助的畅销书来呢?当我以《千万别学英语》的翻译经验为基础制定出新的计划,并按此顺利地将《你还在学英语吗?》的翻译工作进行到收尾阶段的时候,才恰如卸掉了肩上沉重的担子一般,心情变得无比轻松。在韩国,《千万别学英语》面世以后,亲身实践这一方法的众多读者通过因特网向作者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其姊妹篇《你还在学英语吗?》就是以作者回答读者们提问的形式来写成的。

  《千万别学英语》已经出版发行2年了,但在韩国《千万别学英语》仍然热力四射。在《千万别学英语》的主页上读者们的提问依然呈火爆态势。《千万别学英语》近期又在日本市场掀起了一股热潮,在即将到来的下半年中国大陆及台湾市场也有望火爆升温。

  由此可以推定,《千万别学英语》与传统的英语学习方法是截然不同的。但《千万别学英语》的方法也绝不是什么“秘诀”。诚如作者所言,它只是通过思维方式的转换将母语学习方法加以灵活运用而已。但惟有这个新方法才是使英语摘掉“外语”的帽子而成为“第二母语”的惟一途径,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如果说有值得忧虑之处的话,那就是由于根深蒂固的偏见,使用这个新方法的读者们常常过于容易地就放弃了这个新方法而走向传统英语学习方法的老路去。

  我来到中国之后,由于非常偶然的机缘才得以翻译出版《千万别学英语》这本书,而这也切切实实地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的人生计划。本来只打算在中国呆一年的,现在看来未来3年之内我恐怕还要继续在中国呆下去了。由于《千万别学英语》方法并不仅局限在英语方面,对于其他外语也完全适用,我打算开发—种“汉语学习法”。我希望能通过“对外汉语教学研究”。开发出学习汉语的独特方法,从而引发汉语学习的革命,进一步而言,则志在傲立于教育界革命之潮头。《千万别学英语》就这样出乎意料地将我的人生引向了完全不同的航向。

  对于我翻译出版《千万别学英语》中文版一事,最感欣慰的还是我的妈妈。对于尚未开口提及我那些吃苦受累的日子就已泪珠晶莹的妈妈,在我拿到《千万别学英语》中文版之后因高兴和自豪而热泪盈眶,我希望能通过这篇译序来对她无私的爱再次表示女儿最最真诚的感谢。

  如果说有生至今日最令我遗憾的事,自然莫过于对因胃癌而逝去的父亲我没有尽到为人女儿应尽的孝道了。在翻译《你还在学英语吗?》的过程中,由于对父亲的无尽思念和令人心碎的回忆,我常常心痛不已。我将把此遗憾之情系于此书,以告慰至亲的在天之灵。

  通过《千万别学英语》,我体味到了自己与中国读者的缘分之可贵,我将积极参加郑赞容博士与读者的会面。北京申奥成功,作为一名中文学者的我自然另有一番感受,对于前途无量的中国更充满了期待。

  在此,我还要对在《千万别学英语》的翻译过程中,曾经从物质上和精神上给予我大量帮助的北京大学的李安钢先生致以诚挚的感谢。除了广东世界图书出版公司之外,我要感谢的人很多很多,无法在此一一列举,但我希望能与曾给予我无私支持的人们——从我的家族到北京大学的司机和服务员等,共享今天的荣耀。

李贞娇

2001年7月13日

于北京大学勺园

 

上一页    下一页

→文章分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1. 2009年6月30日22:25

    嘿嘿,我已经没学英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