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911事件两周年

2007年9月18日 | 分类: 网海拾贝 | 标签: , , | 字体: 超大


特发旧文一篇
  民族主义与人性
  2001年9月11日,国际恐怖组织炸毁了美国世贸中心与五角大楼“双塔”。我站在学校饭堂的电视机前,看着一架飞机发了狂一般朝着大厦冲去,擦出一道翻腾的黑烟,飞机随即化为一团烈火。上百层的大厦的窗口伸出一双双挥舞着求救的手,我们几乎可以听到惊愕、绝望的呼声、哭声、惨叫声。一个目击者在镜头前哽咽着说,他亲眼就看到三四十人绝望的从数十层的高楼窗口凌空跳下!他说得泣不成声。那是新世纪以来最惨烈的一幕,上百层的大厦,竟以一种只有在电影里才可能出现的方式,骤然散了架一样垂直轰然下坠!下面的人惊叫着逃散,而整座大厦顷刻之间化为一阵咆哮着的滚滚浓烟。现在确认死亡人数已经达到近五百人,失踪达到五千多人。人类的生命是何等脆弱,人类铸造的文明是何等脆弱,当面临恐怖组织的亡命之徒的袭击,一切都以那么快的速度化为灰烬与尘埃!

  当大厦颓然垂直下坠、化为平地的时候,我的身边,一群中国大学生,“哇”的不约而同地发出亢奋地狂叫,夹杂着劈劈啪啪几声零碎地掌声。
  我的心沉进黑暗的深渊。接着,互联网几乎被各种为大灾难而喝彩叫好、幸灾乐祸的声音淹没。我没有想到,看着千百生灵顷刻涂炭的同胞们,会表现得如此亢奋,如此手舞足蹈。“美国人该死”、“我们有理由幸灾乐祸”等丧尽天良的声音随处可见,歌颂恐怖分子的“圣战”、向恐怖分子顶礼膜拜的声音随处可闻。一个族类的心理变态,已经到了为恐怖组织灭绝人寰的行径欢呼雀跃,这样的族类正处于何等的危险之中!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向来就没有“人”的地位,没有对生命的尊严与高贵性的认识。“人”充其量只是“民族”、“国家”、“阶级”的附属品。为美国所遭受的灾难而欢欣鼓舞是在经过了“5·8”反美浪潮与王伟事件,积蓄已久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的大爆发。在狂热的民族主义眼里,民族为本位,“民族”大于“生命”,“民族性”高于“人性”。因此,他们如果仇视某一个民族,便仇视这个民族的一切人,甚至仇视其文明。远如义和团扶清灭洋,不但杀尽一切能杀的外国人,而且连从西方引进的电力、铁路设施也一并破坏。近如当前的中国人从情绪上反美,就连面对美国的无辜民众所遭受的大灾难也手舞足蹈,仿佛不虐视生命,就不足以表现自己的“爱国”。
  极端民族主义是专制主义的遗毒,两者的共同特征是漠视“人”、摧残“人”,漠视自由和尊严。在集体本为的思想宣传中成长起来的一代,必定是缺乏个人独立性、主体意识与尊严意识,同时也最易为某些狂热情绪所支配而丧失理智的一代。在中国古代传统的集体本位主义思想中,人的意义被家族、社会、国家所覆盖,个人只有战战兢兢的遵从“礼”的要求,服从社会机器,才能得以生存。因此,虽然儒家思想一再强调“仁者爱人”,提倡“恻隐之心”,但是,当“人”的至高无上的地位被集体、社会代替,人成了集体、社会的附属品,人们“爱”的首先必须是“国家”、“集体”,中国也变成为一个最没有同情心的国度。“文革”中为了集体神圣目的而把人当作实现理想的工具则是传统蔑视人的思想的合理而且自然的延续。一部分人被人为地划为阶级敌人,而不再被当人看。今天极端民族主义以“民族性”泯灭“人性”,在心理基础上与文革中以“阶级性”泯灭“人性”从实质上看是一脉相承的。在文革中,人从属于一定阶级而存在,任何人如果是“无产阶级”,即可凌驾于法律、人道之上,而一旦被贴上“地主阶级”、“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标签,立即失去了做“人”的资格,被视为牛鬼蛇神、反动派而加以迫害、打击、批斗、屠杀。正如徐友渔先生说的:“人性论被当成典型的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思想,母爱、温情、怜悯等被视为革命斗志的腐蚀剂。人与人的关系要么是阶级兄弟、革命战友,要么是阶级敌人。”“阶级性”一旦高于“人性”,儿子为了表示“革命”,可以和亲生父母“划清界限”,甚至把父母视为阶级敌人加以打击,几十年前的集体性人性泯灭,造成了多少家庭离散,夫妻反目,朋友成仇——而且,一切伤天害理的罪行,都以“革命”、“理想”等无比神圣无比崇高的名义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 极端民族主义者同样是狂热情绪所支配,正如红卫兵崇拜的是最高领袖,极端民族主义者崇拜的是“民族”。生命被看成民族的附属的机器,异族的人们就不被当人看,被当成异类、敌人。狂热性迷障了人们的理性,使人们一任其心中最冷酷无情的阴暗一面疯狂的发泄。在911事件中,一切漠视人道主义的诅咒都被冠以“爱国”的高帽而变得神圣万分,谁主张必须同情受伤害的美国及其无辜人民,谁就被责骂为“卖国贼”,“爱国”的光环套在这群狂热的民族主义者的身上,犹如“革命”的光环套在红卫兵的头上,因为“爱国”,他们可以光明正大地为真正反人类、反文明地恐怖组织暴行喝彩叫好;因为“爱国”,他们可以抛弃人类共同地道义,漠视应有的国际秩序;因为“爱国”他们可以面对千百人惨死而欢欣鼓舞,甚至鼓掌相庆!总之,“爱国”已经成为一个海纳百川的光环,一张百试百验的符咒,一切狂热的情绪,一切丧失人性的咒骂,只要加以“爱国”的称号,立即变得香气四射,神光万里,连撒旦也被冠上光辉的彩环!
  我不是想为美国辩护。美国的国际角色,当然有必须反思的地方。但是,针对911事件,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都会认识到,人类的真正共同敌人是恐怖组织。恐怖组织以其流氓性、歇斯底里性,成为对人类的人道、自由、和平仅次于专制独裁主义的威胁。我们谴责国际恐怖主义,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成为世界主义者,而仅仅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基本自由与安全。如果我们因狂热的民族情绪而不谴责暴行,反而歌颂、称赞、美化恐怖活动,我们终有一天逃脱不了美国现在所遭受的不幸。如果我们不捍卫人类共同的自由与生命的尊严,我们终有一天也会在恐怖组织的暴行中失去自己的自由与尊严。
  请尊重生命——这同时是尊重你自己!

  1. skidy
    2009年6月18日02:34

    看过911 Loose Change
    觉得此事异常蹊跷

    • 2009年6月18日10:40

      呵呵,那你可以再看看http://xc84.com/zeitgeist-addendum-movie
      看看其中对于恐怖分子的定义,会让你大吃一惊的,有时候,真相离我们真的很远
      记得04年,我刚刚买电脑,华氏911也刚刚上映,那会儿第一次在电脑看的片子就是它,看的时候就觉得911有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