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9日

2007年4月29日 | 分类: 小程的英语之路, 成长的喜悦和烦恼 | 标签: , , , | 字体: 超大


今天上午弄了一下论文。

我在思考什么样的语言状态才算是到达你的母语阶段。

应该有高度自我调节能力,具体说应该是在自己说话时能够随意调节自己的语音并且非常清楚当到达什么样的语音时其他人不能听懂,而相反情况其他人能听懂。

还有能在只听见只言片语,甚至意思很模糊的情况下也能有条件反射般的输出,例如电视正放节目,你刚好在路过电视时听见一两句话,人马上就有反应或回应,像是脱口评论两句或明白电视里在讲什么。

当然还应该有在交谈或任何场合听见语音时(也就是输入状态时),当对方发音不准,说错字,偶尔表错义,个别词或句发音很含糊的状态下也能无障碍的交流。

而且能够在精力不集中的情况下对语言有较强的条件反射,例如边忙边谈话。刚睡醒觉大脑处于迷糊状态下也能听懂并回答,例如被别人突然打扰自己睡觉,迷迷糊糊脱口而出各种回答。

其实要想达到母语状态需要的是大量的输入和输出,让大脑中的还有身体上的神经对此语言有了很固定的条件反射才能做到。

大脑对于语言总是有这么一个现象,就是对于听见的语音自动寻找最接近发音和意思的单词能力,这个能力很多时候会帮助我们自动理解意思,但是也会阻碍语言的学习。这个现象我很早之前就发现了,最近在查词典对照原文时这个现象被突然放大了很多倍,例如这一组对话:
P:Ashley!
A:Scumbag. ?
我一直都把Scumbag听成“It's come back”.因为Ashley在说这个词时的读音非常像“It's come back”,而且理解成“It's come back”也能说得通,这样就导致了我听错,而且这个问题没法避免,尤其是在我单词量很少的时候没法避免。当然,我知道这在熟习其他语言的时候是必须经历的过程。

这种现象在查词典的时候遇见了很多,例如“catching up”听成“that's enough?”,“carpet”听成“couple”。

今天查词典的时候有点厌烦的情绪了。连续查了几个小时下来,人都发昏了,看来不能太长时间的连续干什么事,要适当休息一下。

本来打算今天上网时间控制在45小时内,明天再上,结果电信今天在我没上到45小时的时候就给我断网了,我只有诅咒电信了了。GOD DAMN IT!

昨晚的比赛切儿戏平了,而曼联却反败为胜,看来曼联的联赛冠军已经到手了,因为切儿戏还要在倒数第二轮遇见我们阿森纳,温格会放水?哈哈哈。肯定是往死里弄,这么好的报仇的机会,可以断送切儿戏的联赛冠军希望的机会难道会看着不要?

除上轮以外的前4轮阿森纳的比赛我全预测准了,但是不能达到比赛前能预测准,而是比赛开始后我一看场面就会有预感了,而且这种预感随着我打实况的时间的增多而变得越来越准了,前四场比赛什么时候谁先进球我都预感到了。这让我自己都觉得很神奇,连上场我也预测对了是平局,虽然不是我预测的1:1。

今天晚上要打富勒母,我预测会是2:0,阿森纳主场获胜。要是有单场赌注就好了,可惜没有,因为我只会猜阿森纳的比赛,因为我对她太熟悉了。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