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下半年我都干了些啥?

2018年12月12日 | 分类: 成长的喜悦和烦恼 | 标签: , , , | 字体: 超大


好久没有写写自己的近况日记了,说说自己最近这半年都发生了些啥事吧。

自从6月参加完内观,我就着手去深圳的准备了,因为有朋友在那边做亚马逊外贸,邀请我到深圳发展一下。去年年末因为一些因缘,他还顺便来成都跟我见了一面,聊了聊。我认真考虑了一下,自己平常做的网络方面也跟这些沾边,感觉过去应该也有发展空间。另外师父和很多师兄们都在深圳,过去可以多联络联络,这是一个很大的吸引力。还有个原因是我自己在家也待了好几年了,也想趁这个机会出去换换环境,毕竟不能老在家宅着。

去之前我也特意把阿米的系列有声读物给录制完了,算是了却了一件心愿,我寻思着出去之后不一定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再录制了。

又因为一个凑巧的机缘,让我跟一位住在广东茂名市叫张帆的师兄有了些交情,他得知我要去深圳,邀请我先去他那里玩一玩。我也觉得挺开心的,平常因为比较宅,我去的地方很少,能有机会去一个陌生的城市玩,还有人招待,这当然是再好不过了。当时我计划着先在他那儿玩一个星期,然后再去深圳,没想到一待就待了一个月,还差点就被张帆劝着留在茂名了

我跟张帆过去来往不多,彼此偶尔在微信里聊几句,讨论一些佛法问题。也许是宿世建立的缘分,见面之后我们发现蛮投缘的,都是搞计算机的,他编程能力挺强的,也是搞网络的,还有个自己的提供服务器服务的公司,我们单聊这个话题就能聊很久。

后来又发现都很喜欢哆啦A梦,我小时候特别迷恋机器猫,学的尤克里里第一首曲子就是哆啦A梦,他更有意思,佛堂供养的不仅有佛像,还有好几个哆啦A梦的手办和整套漫画。我是小时候莫名的喜欢,后来才明白并非没有缘由,哆啦A梦能从口袋中拿出无限的宝贝,这就是如意宝的化现,大雄的名字则刚好和释迦摩尼佛有一些相关之处,因为他小时候的乳名就叫大雄,后来寺院的大雄宝殿也跟这个有关联,冥冥之中自有因缘啊。

不过聊得最多最投缘的还是佛法,我们俩闻思都比较多,想得东西也比较多,他又喜欢到处走访名山大川,见识广,所以我们交流的东西也就变得很多了。尤其是有时候俩人在开车的路上,或者凌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会非常严肃地探讨修法问题,这也是最过瘾的事。

另外就是在茂名到处吃好吃的,玩好玩的。张帆基本上天天都开车带我到处玩,茂名市区、郊区、海边、虎头山、周边的好多景点、去寺院、见高僧、见他的朋友们、挂经幡、放生、供灯、海里供养龙王宝瓶,广东比较有名的一些美食也都让我尝了一下。这家伙也爱自己做饭,老跟我炫耀他的厨具,什么铁锅呀(贼重,一只手很难拿得动)、空气炸机之类的,我们有时会去市场买食材自己做吃的,不得不说这家伙手艺还是蛮不错的,我在茂名都胖了几斤。我在茂名人生第一次看见了真正的一望无际的大海,大海真是个好玩意儿,站在它的面前,一切的烦恼瞬间都消失了。

在茂名我认识了不少朋友,其中有两位交往甚多,阿荣和富河。张帆这几年会拉着他们参加放生,也会跟他们聊聊佛法,但是他们一直听不太进去。反倒是我这个“捞仔”来了之后他们挺愿意听我讲的,张帆笑说他们平常都不怎么常找他,现在我来了之后他们天天都来粘着我们了,师父则更有趣,他只回了一句话:“外来的和尚好念经。”

在茂名的一个月经历了好多事,详细说来得写个系列游记了,等回头有空再说吧。

玩够了之后张帆说开车送我去深圳,他也刚好可以去办点事,顺便还可以一路上再找地方玩玩。他也没跟我说去哪,我也没多问,反正就坐着车跟着他走就是了,没想到他带着我去了两个出乎我意料却又在命运之中我应该去的地方——云门寺和南华寺。

我很喜爱虚云法师和六祖慧能,常为他们的功德事迹倾慕,也对他们常怀感恩之心。张帆第一站直接带着我去了云门寺,我看着这名字感觉挺耳熟的,想了半天才突然意识到,这不就是当年虚云法师重新修葺的寺院嘛,云门事件也就是这里了吧。一直想有一天能拜访虚老,没想到美梦成真了。在云门寺我们逛了一下午,还发生了一些有趣的故事。第二天我们又去了南华寺,不愧是祖庭,香火很旺,人潮人涌,我也因为一些凑巧的机缘能进入殿内单独顶礼六祖真身,报答感恩之情。

具体细节以后写个详细的游记说说吧。

结束了一个月的游玩,张帆开车送我到了深圳就回茂名了,接下来就是突破自己,开始新的故事。

刚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房子,这还是我第一次租房子,凭着感觉在58上搜了好久,不太想找中介,运气也很好,刚好遇见公司附近一个合租的信息,看样子也是户主自己发的,一切都很顺利,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个落脚的地方,房租相对来说还算是便宜。

本来我以为自己会有一个较长的不适应过程,毕竟在家待了有快5年的时间,结果上班后我很快就习惯了,这也出乎自己的意料。基本就是刚来深圳的几天会因为熟悉环境、找房子落脚等问题有点不适应,但过了之后就没啥了,比起过去的自己,也算是有进步了,心至少没那么容易被境转了。

除了正常的工作,剩下的时间就是约师父、师兄们见面喝茶聊天。好多年没见着师父了,之前倒是常在网上跟他视频聊天,不过见着真人感觉还是有些不同的,哈哈。师兄们也好多年没见了,大家都是越修越好,心越来越条柔。

我来深圳尝试了好多第一次的突破,其中有意思的突破是喝酒与抽烟。大家聚会的时候会抽烟,我也跟着试了试,惊奇发现并不排斥烟味了,很好奇为什么会这样,师父说因为包容心更强了所致。对于烟酒我私下并没什么兴趣触碰,但是也不介意跟大家聚会的时候去享受,有很好,没有也很好,没有过去的那种分别心了。以前的自己对烟味有较大的排斥,看来修行对于我心性有潜移默化的改变。

在茂名张帆带我做了几次放生,他说等我到了深圳,也可以每个月做一次放生,还可以让其他朋友参与。深圳有很好的放生条件,这是一个大自然与城市结合的地方,所以有很多山、水库可以放生。我会每个月都做一次放生。

深圳的环境我在15年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喜欢上了,空气好,没雾霾,天气暖和,跟成都的湿冷天比简直太幸福了。我尤其喜欢福田区的莲花山公园,有时自己一个人也跑那儿坐着发呆。原本是在城市之中,走过一个天台,就突然到了一个很开阔的大草地,前方就变成了树林,这种钢筋混泥土与大自然的结合毫无突兀感,设计很巧妙。师父说他以前就天天跑这个大草坪上修法。

来深圳我也没啥具体计划,要怎么发展,待多久啥的,我都没想过,一切顺其自然,反正我的生活总是计划跟不上变化,倒不如啥都不想。

  1. Herman
    2019年1月14日19:19

    问好问好,在此得益许多。

  2. mifei
    2018年12月16日20:01

    还在学英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