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020)随笔日记之第1章:大叔初碰社会

2020年3月8日 | 分类: 成长的喜悦和烦恼 | 标签: | 字体: 超大


抽点时间慢慢的一点点的唠叨下最近两年多的事吧。(另外谢谢很多素未谋面朋友们的关心,本人现在过得挺好的,就是太忙有点没精力和时间写东西了。)

2018年我写了一篇文章“2018年下半年我都干了些啥?”。自2018年7月,我开始了在深圳的生活。

来深圳之前我是一个从来没离开过家乡成都去外地生活的小宅男。2013年底因为一些因缘经济富足独立了一点点,干脆就毅然辞职在家待着,直到2018年中旬才下定了决心超越一下过去的生活状态,离开了成都出去看看。

记得当初张帆把我送到深圳跟我道别,我还有点依依不舍,因为我意识到接下来的一切都得靠自己了,有点慌张也有点小激动。

最有戏剧性的一点是:虽然年龄上我已是三十好几的大叔了,不过整个状态,从外形到心理的某些部分,却跟刚大学毕业走出社会的那种感觉差不多,至少我自己感觉是如此,结果出来之后接触人越来越多,发现这竟然不是幻觉。

回想一下,好像确实有点缘由:我二十三岁毕业到三十四岁几乎是一个现实社会经历贫瘠的人。

从大学毕业我第一份工作算是真正接触了一下社会,大概也就半年多,之后一直处于一种半退休养老状态,最离谱的事差不多就是……想象一个二十多岁的穷屌丝青年每天保温杯装好一瓶热水,悠闲地骑个骑车到附近的西南交大坐在美美的镜湖边看看书、听听音乐、晒着太阳、吹着和风,一坐就是一天,一点不思进取去赚钱,这种事一干就是一年,也算是一朵社会奇葩了。

西南交大镜湖-我常坐处的视角

感情经历不多,又没成家,随着年龄的增长,身边的朋友谈朋友,然后结婚,然后生孩子,然后二胎,而我却“原地踏步”着,越发显得格格不入。加上自己对数字很不敏感,时常忘了自己多少岁了。一般人只是容易忘了月或日,我却是经常忘了年的人,最丢人的就是出门办事填表格问别人今年是几几年

离开家来到深圳之后,我越发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把自己当作是一个毕业生来看待。几乎我触碰到人都觉得我小,甚至还有以为我才大学毕业的,一两个人这么认为我只是觉得可能是碰巧,但是发生太过频繁和普遍,让我开始意识到,心理、生理两方面长期的作用力真的很大。

我本该经历的二十岁到三十岁的一些经历,看来是迟到了十年。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