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2007年5月5日 | 分类: 小程的英语之路 | 标签: | 字体: 超大


我发现,如果拥有了英语思维能力以后,然后再巩固一段时间,那么就算有翻译现象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前几天无意中走进了一个叫“在北京找不着北”的博客,这个博客比较特殊,特殊之处还得慢慢道来。
前几天我在一个论坛的一个回帖中看见了一篇文章,文章是这样的:
------------------------------------------------------------------------------------
在北京找不着北

新博采众长

Sunday, September 10th, 2006

加入“牛博网”那天,我博客上的点击率出现新高,那访问量使我目眩,继而神迷。现在在想如何进一步扩大影响,以保证将会有更多人来看我的小博客,声名远播的同时也更加名副其实 — 找不着北。为此我做了深入细致的研究,遍览中国博客大鳄的网页,发现如果要在中国博客圈里闯出一片天,就得知道一个字:骂! 哪怕骂出大天去,骂得天理难容暗云遮日,只要骂得狠,迟早必定受欢迎。

那我就开骂呗!可是,骂谁呢?骂明星当然最是快捷便利 — 随便划拉两笔评点一下范冰冰的鼻子、周迅的下巴或李宇春的小鸡鸡什么的,也可以痛批阿汤哥是疯子,刘德华太娘们儿,姜文太爷们儿,质问为何整个中国电影产业打死也造不出好电影来。 这种帖子实在容易写,因为根本不需要作者下笔之前作任何的思考,只要一个都不宽恕,遇佛杀佛,逮谁灭谁。 本人勤奋有限,时间有限,所以这种流水线风格的博客最适合我。怀揣着一颗网络新星要横空出世的喜悦,却发现宋祖德的腿脚比我灵活,已捷足先登。

放弃骂名人的美梦以后我又想, 美国最红的博客之中有一部分是骂政治的,像DailyKos, Atrios等左翼论坛。我于是谷歌了一下,发现中国几乎没有这样的博客 — 搜出几个链接,可是不知为何都打不开。多么大的惊喜啊,这说明我有机会开拓一个新的市场!不过,当天晚上在公厕墙上看见了胡锦涛同志提出的 “八荣八耻”重要观念,回想起以前街上悬挂的“和谐社会”这一另一重要观念,从而觉悟出批评政治是个极不和谐的事。 再说看中国新闻也看不出什么坏消息,证明了政治内部不存在任何的问题,我又何必浪费时间呢?

我接着想,拍胡歌式恶搞片应该没什么问题;广电局虽然说恶搞等网上视频不健康,但我去年办中国签证的时候做了身体检查,检查报告证明自己健康得很(不过看广电局这么关心我的健康,感觉好亲切啊 — 美国的政府才不会这样关注平民)唯一的问题是我没有摄像机,也买不起。

我还是要想出一个在网上出名的办法, “流氓外教”此刻适时出现了。看人家和张结海教授博客上的访问量就知道了该怎样做:骂明星,骂政治,骂陈凯歌都骂不成,我就骂自己! 我首先要以“北京二号煤矿学院的李大三儿副教授”的身份开一个新博客,然后揪出Brendan,以文字为利器将其痛扁,再高举民族仇家国恨的大旗号召众血性网民合力将这个外国垃圾扇回老家去(如果真成功的话就更好, 其实我很想回家一趟,就是没钱买机票)。我还没想好这位教授该怎么骂我,但应该有很多选择:

(一)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这个罪名最易引起公愤,可我必须承担。我曾在公共场合多次声称中国实际上只有四千九百九十九年的历史, 此外也一直认为李白的“静夜思”不是好诗。还有那次在███的纪念堂██████,然后拿遗体██████,使力地███████,同时大声喊着“光复大陆!” —这一项在事实上不成立,但是在逻辑上是成立的,我连历史都忘记了,还有什么不能背叛的?

(二)违反过中国的法律:我承认,自己偶尔会使用盗版软件,看盗版电影,甚至打黑车乘摩的等伤害公众利益行为。还有一阵子找不到翻译的活儿,便偷井盖儿养活自己。

(三)违反了一个中国的原则:我记性不好,总是忘记在“台湾”前面加上“中国”,性质上极其恶劣,枉我在中国北京居住生活着。

不知我的最终方案是否行之有效,实在不行就算了,我实在懒得想了…
-----------------------------------------------------------------------------------

看完这篇文章可能大家就对作者的国籍有点疑问了。
跟帖的内容明显告诉我:“这是一个外国人写的。”Oh, my god!!我简直不敢相信,顺着链接我就跑到了这个名叫“在北京找不着北”的博客网,里面全是他写的博客,全部都是中文,而且文笔很牛,说实话,这种老外我是很少见到的,因为在中国的外国人本来就不算多,相比我们庞大的人口基数而言。
博客的主人名叫Brendan O’Kane,来自美国费城。这是他自己写的介绍:
------------------------------------------------------------------------------------
Brendan O’Kane,癸亥生人,饮美国费城之自来水成人。其专业为东亚研究故自诩中文尚可,孰知二零零一年夏初来华即被京片子击得体无完肤,立誓毕业之后(Temple University)一雪前耻,于是乎去年在美交完论文便收拾细软飞抵京城,现任写手,主营翻译与写作。珠海特区报的编者于网络博客“出语不俗” 巧遇Brendan,叹后生可畏(且是“外生”),遂邀稿,得允,成此栏。
------------------------------------------------------------------------------------

最近我也看了一下他写的几篇文章,确实被他的文字给震住了,我们中国人写的博客也不过如此,有些甚至还不如啊,而且看了他的文章能给人很多启迪。看着他的文章还有底下的评论,心情是很复杂的,有一丝妒忌,有更多的凝重,毕竟他是用他的眼光在观察我们中国,而说出来的都是一些我们中国的死穴、痛处,再加之我又有点愤青,所以心情就有点复杂了。
话说回来,看了他的文章我挺羡慕的,因为我同样也在学习语言,不过和他相反而已,我是学习他的母语,但是我现在的英语水平是不能和他的中文水平相提并论的,不过我相信有一天我也会达到那种程度的——准母语程度。

19:10,突然想到,为什么我不直接拿语音来模仿?因为我以前就发现我在听写的时候常常是听写出来的时候我已经能模仿了,因为重复听一句话太多遍后会很自然的能模仿的,既然能模仿了,那我干脆就这样模仿吧。

  1. 云水山河
    2018年4月30日08:40

    卧槽,妈的,我也没发现,竟然是美国人,比中国人好多人写的都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