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毁了《科幻世界》?

2010年3月26日 | 分类: 网海拾贝 | 标签: , | 字体: 超大


《科幻世界》杂志近日出现了“科幻”一幕:编辑“集体逼宫”,要求上任不到一年的社长李昶下台。但更“科幻”的是,众多网友为了一本杂志的生存和危机,签名、呼吁、出谋划策,几乎没有人认为这无足轻重。

3月21日下午5点40分左右,一个名为“《科幻世界》致全国幻迷公开信,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的帖子在豆瓣、天涯社区等大型网络论坛迅速传播。帖子列举社长兼总编辑李昶“七宗罪”,并要求主管部门撤销李昶一切职务,否则不排除全体编辑集体辞职。《科幻世界》编辑部主任杨枫向媒体证实了这一帖子的真实性。目前李昶本人在台湾,记者试图联系,但其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事件在网友中引发热议,大部分网友认为《科幻世界》质量确实下滑,并有网友“强烈呼吁”原社长兼总编阿来回归,因为“他执掌的时期是杂志质量最好的阶段”。昨天,南方日报记者采访阿来时,他的回答是:回来基本不太可能。

●公开信引轩然大波

“《科幻世界》办成了一个农业时代的小作坊”

“《科幻世界》致全国幻迷公开信,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署名为“科幻世界全体员工”的该公开信,3月21日下午在豆瓣《科幻世界》小组贴出,随后被转载到几大论坛。

公开信列举了现任《科幻世界》杂志社社长兼总编李昶的七大“恶行”,比如采编方面“将中文编辑取代作者写小说,外文编辑取代译者译小说,美术编辑取代画家画插图,完全不懂作者与编辑的社会分工,企图将《科幻世界》办成一个农业时代的小作坊。”

广告方面“将《科幻世界》的封面变成学校的广告图片”。还有,“将《科幻世界》杂志社广告资源出让给私人朋友的广告公司,暗中支持广告公司挤占刊物版面”。

经营方面“不顾读者利益,一味强调节约成本,将《科幻世界》的用纸换成了劣质纸张;同时强行要求各刊缩减稿费标准”。

内部人事方面“寻找各种理由拒绝或者延缓和编辑签订劳动合同”。内部管理方面则是“大搞一言堂”。另外还公开租卖“一号多刊”,等等。

同时,公开信还质疑李昶是“靠拉关系走后门爬上来的腐败无能干部”。据一位不愿具名的编辑透露,李昶经常炫耀自己在四川省科协有后台。《科幻世界》上级主管单位即为四川省科协。

公开信要求主管单位“撤销李昶同志在杂志社的一切职务,重新公开选举一位业务素质高且能够带领《科幻世界》走出迷茫的新领导”,并警告“随时可能出现全体编辑集体辞职”。

《科幻世界》编辑部主任杨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发公开信“讨伐”领导,是绝大部分编辑实在忍无可忍的最后抉择,“李昶是四川省科协‘空降’的外行,不仅对科幻文学没有任何了解,更没有长期目标和短期计划,是典型的外行领导内行。他到来之后,做事不民主、不开会讨论、极端蔑视我们编辑和作者。所有问题积聚下来,到现在已经没有解决的可能了,所以采取了这一措施。”在此事件发生之前,已经有4位杂志编辑因为不堪现任社长的领导作风相继离职。

●四川科协介入调查

科协领导“不赞成以发公开信方式解决问题”

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在事发第二天(3月22日)有了新进展,一篇署名为“科幻世界某编辑”的“科幻世界杂志社日记,3月22日”现身网络。

日记里跟踪了事件的发展:下午3点,杂志社上级领导召集全体中层干部参加了会议,态度模糊,表示对于杂志所面临的生死存亡问题毫不在意。据日记里记载,该领导还称,召开会议本身已说明四川科协“关心《科幻世界》”,因为“没有《科幻世界》又怎样?”

对此,《科幻世界》的员工们表示对四川省科协的表态没有多大信心,仍会继续奋斗,为中国的科幻界、为梦想而战。杨枫也在采访中透露:“科协领导公开对我们说,不赞成我们以发公开信的方式解决问题,对我们反映的情况也不表示赞同。并认为,我们此举是在砸《科幻世界》的牌子。”

昨天上午, 豆瓣网“科幻世界小组”又发布了最新日记,日记中称,杂志社员工会议上通过了“科幻世界杂志社员工关于要求纪检宣传部门调查李昶同志严重违纪问题的要求 ”,“要求李昶同志停职检查,做出自检,配合纪检部门的调查工作。鉴于李昶同志多次宣称和科协纪委主要领导的特殊关系,要求省科协纪委回避此次调查,省纪委尽快下派工作组进驻杂志社。要求省委宣传部、新闻出版局派驻工作组,调查李昶同志倒卖刊号,导致出版物出现重大政治错误的问题。为防止打击报复,在省纪委下派工作组之前,不接受任何单独调查。”

针对以上4点要求,四川科协纪委认为第二点由于程序原因难以做到,科协纪委和杂志社部分员工将于今天上午(3月24日)召开中层干部扩大会议,进一步调查了解员工所反映的部分问题是否属实。

日记中还透露,目前编辑部工作一切正常,正在为今年第5期杂志做正常编辑工作。

●网友呼吁阿来回归

“以中国科幻的名义让我心爱的杂志活下去”

“公开信”帖子发出时,几乎每隔几分钟都有新的跟帖对编辑部此举表示支持,百度“科幻世界吧”、新浪微博等网站,有很多名人和网友反映说,难怪最近《科幻世界》内容很山寨,出版上市日期也变得不规律。

百度网友“夏之白叶”在“科幻世界吧”呼吁大家“留名支持阿来先生重回《科幻世界》担任社长”的帖子引起热议,他写道:“《科幻世界》的老读者们想必都记得阿来先生做社长时,《科幻世界》是多么的精彩。从每年一度的笔会,到科幻世界上他开辟并主持的《非主流》、《界外》、《科学美文》,再到《科幻世界》的视野工程和基石工程,阿来先生为《科幻世界》、为中国科幻的兴旺发展,投入了多少智慧和努力!《科幻世界》在1999年到2003年这几年中,在我个人的印象中,无疑是最好的几年。

“这次危机当前,他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凭借阿来先生的声望,一定能让科幻世界度过这次难关。我们在这里留名,虽然不一定能起什么作用,但是如果能让阿来先生看到,让他知道,他为科幻世界做的努力,我们读者一直都没有忘记,不也是一件很好的事吗?”

众多网友甚至发起了《科幻世界》保卫战,呼吁网友签名。有网友跟帖说:“以中国科幻的名义让我心爱的杂志活下去。你可以不好可以不完美我可以抱怨,但是别人不可以毁了你!”

可能很少有一本杂志面临危机时让网友这么关注,《译文》停刊时,人们虽然惋惜却也觉得应该顺其自然。

●阿来回应不会回来

“搞好一个东西很难而搞坏一个东西容易得很”

昨日,在《科幻世界》杂志辉煌期任杂志社社长和总编辑的阿来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的采访。对于公开信倒李昶一事,阿来表示并不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也不好给予评价。“我和《科幻世界》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没错,我在职时为《科幻世界》倾注了极大的心血,但那也只是我所从事过的五六个职业之一,离开之后我也没有再继续关注了,我现在只是专注于自身当下所做的事而已。”阿来在采访中说。

在谈及《科幻世界》质量声誉下滑时,阿来还是表达了希望《科幻世界》能好的意愿,“我只是希望它(指《科幻世界》)能好。大家都知道,搞好一个东西很难,而搞坏一个东西却容易得很,现在的杂志人员变动很大,还在《科幻世界》工作的人可能也只有一部分是我比较熟悉的了,这件事我不好评价,这不是推托,是我真的不了解。”

对于网友们提出的“支持阿来重回《科幻世界》”的希望,阿来给予了否定回答:“不大可能”。

◎网友观点

除了签名支持“《科幻世界》保卫战”、“呼吁阿来回归”,网友还有各种意见和行动。

主流声音:

做编辑坚强后盾

也许我一个人的力量很卑微,但是会有千千万万个和我一样的普通科幻迷,会坚定地支持自己心中最美好的杂志。我,我们北航科幻协会全体会员,我们北京高校各个科幻协会全体会员,我们全国所有幻想爱好者,我们都将是编辑们的坚强后盾!”

——北航科幻协会吴汶峻

理性声音:

下一步该怎么走?

下一步怎么走呢?我也很担心编辑们顶不住,丧失团结,先从内部瓦解掉,包括有个别人跳出来说:“那封公开信根本不能代表集体,我和其他一些人连看都没有看到过!”

寄望舆论的影响,也许会改变一些,甚至可能导致社长最终被免。但媒体的力量有多大呢?别忘了这仅仅是科幻。另外,媒体做报道所需要的事实和证据目前都还不是很充分有力。

寄望上级进行公正的处理,也许是最好的结果。但依我的经验,也不可太天真。

集体出走,办一个新的杂志。但找挂靠、弄刊号都很麻烦。即便办成,一个问题是,能否取代《科幻世界》?如果拿到好稿子(比如每期来一篇刘慈欣的),有好的发行渠道,有幻迷的支持,我觉得还是可以的。杂志衰落是很快的,兴起也是很快的。但关键是,中国哪个单位会接收这么一批反抗领导的人?

——《科幻世界》作者韩松

另类声音:

谁毁了《科幻世界》?

众所周知,《科幻世界》的质量下降不是这一两年才发生的,读者在这之前就开始不买账了。而李昶只是一个激化矛盾的导火索,最终结果如果他下去,读者自然会认为《科幻世界》会好起来的,也就会重新买账;如果他没下去,那人们就会认为是他毁了《科幻世界》。正反两方面他都是替罪羊。

◎小资料

发行量曾近40万

目前仅13万左右

《科幻世界》已创刊30年,是中国最知名的科幻杂志,有数据显示《科幻世界》的发行量曾近40万,曾承办过1991年世界科幻协会年会,是中国科幻期刊中一面历久弥新的金牌。杨潇、阿来、秦莉曾先后任杂志社社长,其中阿来在《科幻世界》任职期间曾以《尘埃落定》获茅盾文学奖。

1979 年就进入《科幻世界》编辑部工作的谭楷也是该杂志前任总编,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退休离开杂志社后一直关心《科幻世界》的发展,对公开信中的内容真实性表示同意,并对编辑们的行为表示支持。谭楷透露,自从李昶上任之后,杂志的内容质量直线下降,发行量在不到一年内也缩水了好几万份。据他透露目前杂志发行量在13万左右。此外,谭楷还说,李昶上任前仅《科幻世界》一年的广告收入就有150万元,而李昶上任后包括《科幻世界》在内的5个刊物广告打包卖给一家广告公司,一年收入仅30万元,而且广告内容和篇幅控制权不在杂志社手中。

公开信列举李昶“七宗罪”

(原文摘录,不代表本报观点)

第一宗罪:妄自尊大,自以为是。李昶原来是四川一家科技报的副总编辑,由于经营不善,后来被《科幻世界》接手。他对现代期刊出版行业缺乏基本了解,接任《科幻世界》社长以来自以为是,妄自尊大,一味瞎指挥:中文编辑取代作者写小说,外文编辑取代译者译小说,美术编辑取代画家画插图,完全不懂作者与编辑的社会分工。

第二宗罪:独断专行,威胁员工。李昶企图将《科幻世界》的封面变成学校的广告图片时,遭到了各部门的强烈反对,而他居然公开威胁有不同意见的员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种蛮横的态度逼走了许多优秀的作者和骨干员工。

第三宗罪:紧缩成本,压榨作者。无视读者利益,以节约成本为由将《科幻世界》用纸换成劣质用纸,更严重减缩应该支付给版权代理商和作者的费用,一再拒付或拖延作者稿费。

第四宗罪:个人敛财,损坏形象。让大量广告强行挤占杂志社各刊版面,在读者中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和不可估量的损失,杂志社沦为了个人敛财的工具。

第五宗罪:恶对员工,高压政策。寻找各种理由拒绝或者延缓和编辑签订劳动合同,经常嘲笑编辑们的开创精神和主人翁意识,认为800元在哪里都能招聘到人,常年用极低的工资待遇逼迫杂志社的编辑一个个离开自己热爱的科幻事业,多次企图将自己的关系人员(这些人对科幻毫无了解)安排到《科幻世界》来做编辑。

第六宗罪:狐假虎威,一手遮天。多次在各种场合和会议上炫耀他的上层关系网,狐假虎威,警告想要上告的员工不要以卵击石,营造自己不可撼动的声势。

第七宗罪:“一号多刊”,公开叫卖。将科幻世界旗下的杂志“一号多刊”地公开叫卖,出租给那些毫无出版资格的公司和个人,杂志的编辑出版完全失控,严重冲击杂志社的正规出版物,极度毁损杂志社品牌形象。

新京报:科协:《科幻世界》倒社长公开信不代表全体员工

“一种就是李昶被撤职,我们留下继续做科幻;另一种情况就是他没能被撤职,我们全体编辑集体辞职。只有两种结果。”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科幻世界》的美术总监张成刚说。事情的起因是一封这两日在网络上流传颇广的公开信,这封署名“科幻世界全体员工”的信,矛头直指该杂志的现任社长兼总编李昶,称其对现代期刊出版行业缺乏基本了解,又不断谋私利。记者一直试图联系李昶,但是他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目前四川科协已经介入调查此事。

公开信:要求选举新领导

这封被称为“迟到的公开信”,两日内在豆瓣网得到了超过4000网友的推荐,发帖人的 ID为“奋起抗争”,注册的时间是2010年3月21日,显然是为了发帖而新注册的账号。在信里,他先回顾了《科幻世界》的三十年辉煌历史,然后话锋一转称,在2009年现任社长李昶上台后,杂志的处境变得非常艰难,并列出了“七宗罪”,包括把以前用纸更换为劣质纸张,缩减作者费用、把杂志广告资源出让给朋友的广告公司、延缓与编辑签订劳动合同的时间等。

在信的结尾,此人称现在杂志社随时可能出现全体辞职的情况,并已向有关领导部门寄送材料,要求公开选举业务素质高的新领导。

编辑部:两个月连走四个人

记者随后致电《科幻世界》副总编姚海军,他说正在杂志社外上课,这件事自己“不好说”。张成刚则承认自己是参与者之一,帖子里的内容都是真实的:“现在有编辑在这里做了四年,主力编辑,一个月只有1700元左右的收入。已经走了很多人,近两个月,又连走四个,美术编辑部,走到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张成刚还说,此事已经酝酿了一个月,大概有7个主力编辑参与,发帖前给很多人透过口风,也得到了支持,到目前为止可能有些发行人员不知道,“这个帖子绝对可以代表 90%员工的名义。”

李昶:暂时无法联系

另一位没有参与写公开信的杂志编辑告诉记者,目前杂志社的情况还不明朗,帖子里面提到的很多问题的确存在,但也不能说百分百正确。他说发帖同事的愿望肯定是好的,杂志社内部有非常多的问题,自己随时也都有可能辞职,但是有没有到帖子里提到的那么严重的地步,他持保留意见。

记者之后拨打李昶电话,对方始终处于关机状态,短信亦没有回复。

科协:公开信有不属实处

张成刚告诉记者,杂志社内部没有出现消极怠工的现象,大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会拖延期刊上市的时间。记者随后拨通了科幻世界编辑部主任杨枫的电话,杨枫说,四川科协已派人来到杂志社召集员工代表座谈了解情况,并向杂志员工逐个调查。杨枫称,科协领导还认为杂志社与主管单位沟通渠道出了问题,现在使用的方式过于激进。

随后记者致电了主持本次调查的科协纪委李大用书记。李大用告诉记者,此事现在还在调查,在调查过程中无法透露具体情况。科协的态度是,一方面对信中所反映的问题要逐一调查核实,另一方面希望能维护团队,强调稳定性。如果调查出有违纪违法的行为,会按照规定来处理。

李大用说,“既然落款是全体员工,那么我们肯定要一个一个谈,现在编辑部主任还在我们那里谈话。”此外,李大用还表示,公开信里虽然署名是全体员工,但事实并非如此,“这封信不能代表全体员工。”

对于杂志社社长李昶,李大用称他还在出差中,科协一直没法联系上他,具体回来时间也不清楚。科协组织宣传部部长傅强也表示科协与李昶之间尚未取得联系。

- 链接

杂志:发行量下跌至10万

对于帖子里提到的杂志在李昶手里质量下降的事情,张成刚说,杂志以前最高销量是一个月40多万,每年都在掉,现在每个月只有10万多了。“这个也不是李昶一个人、一上台就立即掉下去了。李昶是2008年底来到杂志社,我们之前也在掉。但是李昶的思路对销量造成了很坏的冲击,目前销量掉得更凶,销量10万左右一个月”。

对此,杂志社不愿透露姓名的那位编辑说,科幻杂志的市场其实很好,但是现在杂志社太过保守,不鼓励创新,年轻人发挥不了,感觉是停滞不前。

作者:半年不能改变30年

科幻作家星河说,自己在大学里教书15年,每年都会有学生说自己中学时代很喜欢《科幻世界》,但是到了大学就觉得大不如以前。

星河坦言,即使在杂志辉煌的时候自己也能看到不好的文章,而即使是现在,每年还是会发现非常好的新人。《科幻世界》已经有30年的历史,新任社长上台才半年多,即便杂志真的不好了,是不是全都是这段时间的问题,他就不清楚了。

南方都市报:《科幻世界》社委请求纪委回避 纪委称无法做到

22日,四川省科协纪委正式介入调查《科幻世界》全体编辑发网络公开信要求撤销社长职务并重新选举领导一事,纪委本欲对杂志社编辑进行“逐一调查”, 但社委昨天中午给纪委递送了一份《科幻世界杂志社员工关于要求纪检宣传部门调查李昶同志严重违纪问题的要求》,提出了科协纪委领导须回避调查等要求,科幻世界编辑部主任杨枫透露,科协纪委回应称回避做不到。

社委递送纪委回避请求

四川省科协纪委书记李大用曾对本报记者表示:科协纪委将对报社编辑“逐一调查”公开信内容。

据悉,《科幻世界》社委成员昨天中午给科协纪委书记李大用递送了书面请求,署名“科幻世界员工”,并提出四点要求:“要求李昶同志停职检查,做出自检, 配合纪检部门的调查工作;鉴于李昶同志多次宣称和科协纪委主要领导的特殊关系,要求省科协纪委回避此次调查,省纪委尽快下派工作组进驻杂志社;要求省委宣传部、新闻出版局派驻工作组,调查李昶同志倒卖刊号,导致出版物出现重大政治错误的问题;为防止打击报复,在省纪委下派工作组之前,不接受任何单独调查。 ”

内部员工告诉南都记者:“我们根本就不相信那个纪检专员,所以我们没有配合他要求的调查,而是递交了这份声明和要求给他们。”

科协纪委称回避做不到

原本定于23日开始的调查因为科协与杂志社无法达成有共识的前提而搁浅。作为代表编辑部与纪委交涉的《科幻世界》编辑部主任杨枫告诉南都记者,书面请求是全体编辑共同决定的,并由社委领导亲自递送给省科协纪委书记李大用。但纪委回复表示回避等要求无法做到,原因是必须经过科协纪委初查才能上报给上级部门。

另外,24日上午,《科幻世界》社委成员、中层干部、编辑代表组成的团队将和四川科协纪委进行“对谈会”,双方会对调查的分歧进行协商。

据悉,这场风波的中心人物,社长李昶尚在台湾参加某论坛,将于本周六返回杂志社。

原始出处: 南方日报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