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诚罗珠堪布黑蛇总义【转】

2015年5月18日 | 分类: 闻思 | 标签: , | 字体: 超大


http://blog.sina.com.cn/cichengluozhu

一、作者简介
  也许很多人听说过荣森班智达的名字,他是宁玛派高僧大德中最伟大的两大尊者之一。
  当荣森班智达还是两、三岁的孩子时,在没有任何人教的情况下,就可以讲一口非常流利的梵语,包括他的父母都听不懂。时逢阿底峡尊者正在西藏弘法,荣森班智达的父母就把他带到阿底峡尊者座前询问。阿底峡尊者告诉他的父母,他们的孩子讲的是印度梵文。之后,阿底峡尊者便抱起荣森班智达,与他展开激烈辩论,事后阿底峡尊者说,他根本辩不过还是小孩的荣森班智达,因为他是集印度非常伟大的两个班智达于一体的化身。
  荣森班智达和无垢光尊者这两位大德不但自己的修证圆满,并且留下了大量关于宁玛派教法方面的论著,为宁玛派的教法传承,建立了不朽的功勋。无垢光尊者有《七宝藏》、《四心滴》等论典,无论任何人,想了解西藏的大圆满教法,唯一依靠的书籍,就是龙钦巴(无垢光尊者)的这些著作,不仅相当殊胜,而且知名度也很高。荣森班智达的著作虽然在他的传记里提到过,不过,因为他生活在九百多年前,当时的印刷技术还很落后,所以有些著作因受到损坏而绝版,故没有保留下来。目前只剩下大概三四本、四五本的样子。在他的论著中,绝大多数是讲密宗和大圆满的。其中有一个短小精悍的论典,尽管只有一、两页,内容却相当丰富,名字很奇怪,叫做《黑蛇总义》。是以一条蛇作为比喻,综合、整体地分析了从小乘佛教到密宗大圆满的一些见解上的层次。

二、宣讲正论
  这个比喻讲的是:有一家的小孩趁大人外出干活之际,把一条花绳子扔在了水缸里面,当家人回来后,发现水缸里似乎有一条蛇。针对这一现象,他们的家人就有五个不同的观点,以及观点背后的五种不同行为。作者以每个人的观点和表现,影射出小乘与大乘,显宗和密宗,普通外密与内密,以及内密与大圆满之间的差别。
  无可否认,大家的眼睛所能看到的,是相同的景象,这一点不会有任何争论。关键的分歧,就在于每个人对所见之物的不同观点。

  (一)第一个人认为,这是一条真正的蛇,所以惊恐万分,于是想尽办法一定要把这条蛇扔出去。实际上他看到的不仅不是蛇,甚至连蛇身上的一个微尘都没有,正因为他把绳子看成蛇,在恐惧心理的作用下,才产生了想赶走蛇的行为。
  这个比喻所影射的教派,就是声闻缘觉乘。声闻乘又分为一切有部和经部,我们统称这些派别为小乘佛教。
  小乘佛教认为,人我是唯一不存在的法,除此之外的万事万物,全都实有存在,包括所有外界的物体与一些精神的细节,以及精神和物体的运动等等。小乘行人把烦恼当成实有的法,故而想断除烦恼也相当费力,戒律也特别多,面对任何问题,都是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关于这些,在《入行论》智慧品,以及《菩提道次第广论》中会广讲,大家可以自己去翻阅。

  (二)另一个人认为,水缸里不是一条真正的蛇,而是蛇的形象。意思是说,如果不仔细看,表面象是一条蛇,而实际上却是一条绳子。尽管如此,他仍然对蛇的形象有些恐惧,所以不但不敢直接接触,还准备利用其他的方法去除掉它。
  这个行为,隐喻大乘中观(本文中未提及唯识宗)。
  中观派认为,所有的物质、精神,都是假有、虚无,如幻如梦的。从胜义谛的角度而言,万法无我、空性光明;而在世俗谛当中,仍然要惧怕烦恼,要谨慎取舍。他们认为,如果菩提心或空性见等因缘具足,则烦恼也可以转为道用,否则虽然万法不成立,是空性,却好似蛇的形象一般也会伤人。
  在《现观庄严论》和《般若经》中,经常提到烦恼转为道用的方法:其中一个就是菩提心。比如说,在菩提心的摄持下杀、盗、淫、妄,就不算为罪业;另外一个方法,就是证悟空性的智慧,在具足空性智慧的前提下,烦恼也不称其为烦恼,自然转为道用了。有了这二者之后,烦恼也成了有用的东西,不然,倘若直接与烦恼交锋,则不仅会受到伤害,甚至会堕入恶趣。

  (三)有个家人一看,就了知水缸里不是蛇,只是蛇的形象而已,并且他还知道,在没有任何东西的帮助下,直接去接触蛇的形象,也不会受到伤害,但是,因为长久以来习气的串习,以至于使他看到蛇的形象也会毛骨悚然,所以他只敢唆使其他人去扔掉绳子,他本人还是不敢直接去碰这个蛇的形象。
  要知道,这些比喻都来自于印度。在释尊住世期间,印度到处都是古老的原始森林,毒蛇在当地也相当厉害猖狂。从戒律的典籍当中,我们也经常看到毒蛇咬伤甚至咬死人,或者某人的床下钻出一条毒蛇,谁的天花板上掉下一条毒蛇等等的记载,当时的印度人对蛇是相当惧怕的。而今,王舍城等周边的森林已荡然无存,在大家的概念中,毒蛇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这个比喻,代表密宗外密的观点。
  藏传佛教拥有十分完整的外密见解与修法,我想,唐代翻译的一些密法和日本的东密,可能就属于外密的一部分,但我至今还没有去研究汉文的密法典籍,所以也不敢信口雌黄。外密虽然说是密宗,若与内密比较起来,仍有相当大的差别。
  外密的观点是什么呢?首先,在证悟空性方面,外密和中观的空性没有什么差别;然后通过修习生起次第(虽然名称与内密的生起次第相同,但内容有很大差别),念一些以大日如来为主的本尊咒语,而后即可将凡夫身转化为佛的报身,这是它比较突出的观点。尽管外密的修行人知道,最终此世界都会转化成清净的佛的坛城,然而他们做不到像内密那样的观想修行。目前我们见到的佛的双身像,以及一些愤怒本尊的唐卡,全都是内密当中的,真正的外密修法里不会出现!
  大家都了解,佛陀传法是针对人的根机,一步一步逐渐向上引导的。外密虽然是密宗,既有灌顶也有生起次第等等,却没有内密的见解,因此导致他们在观想的时候,只能将自己观想在现处的世界中,身体也是现在的样子(不过,有些时候也会把自己观想为佛),然后观想佛和本尊在前面,接下来持诵咒语。他们有很多念咒的方法,他们认为,通过念咒就可以将自己变成佛。
  外密行人在闭关修法的时候,相当讲究卫生,每天不仅吃素,而且要洗三次澡,比较偏重于行为,而且在行为上做得很好,只是修法上相对要差一些。事实上,越是在行为上执著、讲究,修行上就越容易出现一些问题,修行层次越高的人,行为上也可能会有一点点不规范,当然,不规范的意思,并不代表可以随便杀、盗、淫、妄,大家看看印度八十位成就者的传记就会明白了!

  (四)某人回来一看,就知道水缸里面只是一条绳子,虽然看起来像蛇,却不是真正的蛇,而且他也不认为蛇的形象会伤人,他一把捞起绳子说:“怕什么?哪儿有蛇啊?!这明明是一条绳子嘛!”
  这一比喻,暗指除了大圆满以外的内密。从大圆满的角度来看,他的观点还是有一点点问题。虽然他知道这只是蛇的形象,但他对蛇还是有执著,为了表示自己不害怕,才故意这样做的。
  1、内密的特点
  我们一定要注意,虽然有些内密在修外加行、内加行、正行,修六波罗蜜多等等方面,不但与其他密宗一样,甚至与显宗也如出一辙,然而,有些内密的不共同修法和行为,却是与众不同的。
  举个例子:比如贪心、嗔心、嫉妒心、傲慢心等,小乘佛教认为这是真正的烦恼,要断除它同样需要一个实实在在的对治力,否则会造成实质上的伤害,内心对其非常惧怕;大乘菩萨进一步了解了烦恼的真相,不认为五毒、三毒等烦恼是实有的东西,但是,即使在如幻如梦的世界中,仍然不能直接面对烦恼的真相,需要借助菩提心等其他外缘,才可将其转为道用;外密既不认为烦恼是一个实有的东西,也不承认烦恼的本性是不清净的,而认为五毒等烦恼,可以转化为佛的五种智慧,不过也要具足一定的条件,否则还是不敢直接接触烦恼;直到密宗的内密,才达到了相当高的境界。
  如今在全世界,只有藏传佛教才具有内密的完整传承。印度也仅仅在八、九百年以前存在过,西藏人到印度求学的时候,已很难寻得内密的踪影了。印度当时的内密修行人是非常保密的,因为印度是鱼龙混杂的复杂之地,持外道、内道观点的修行人也遍布四处,当时释迦牟尼佛传法的时候,无论任何一个问题,都小心翼翼,不敢越雷池一步,不然很容易发生争论。
  后来内密传到了西藏,藏地当时并没有多少宗派,只有佛教和苯教。佛教虽然有大乘和小乘,但佛教徒在修小乘的同时也修大乘,修大乘的同时也修密宗,至今藏地也是如此,所以西藏的内密修法并没有印度当时那样保密,而是比较公开。
  当伊斯兰教摧毁了很多佛教庙宇以后,本来密宗在印度就不太公开,之后连显宗的很多传承都消失了。
  但是,密法在藏地得到了弘扬,而且可以肯定地说,藏密的传承是非常清净的。因为密宗非常注重传承,而且一定要口传,目的就是为了避免假冒之法的出现。有些密宗故意用很多奇怪的名词,外人无法理解,只有证悟的金刚上师们才能解释,同样也是考虑到鱼目混珠的问题。另外,藏传佛教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辩论,通过辩论可以澄清很多问题,无论任何一句话,都可以一直追溯,直到认定为佛陀亲口所说为止,因此,藏密的教义不会有任何问题。
  唐密和东密好像本身也没有内密,只有在西藏才有内密修法的传承,所以我想,真正了解密宗内容的,只有西藏本土的修行人,他们才是真正的专家,真正的权威。除此以外,无论被冠以何种至高的称谓,都是门外汉,都没有资格为密宗定义。
  内密的观点与其他宗派不同,简单地说,从中观应成派到内密以下的空性观点基本上是一样的,都是证悟远离四边戏论的空性,但内密在空性的基础上,还有一点不相同:显宗的最高境界认为,万法的现象如同我们所看到的一样,凡夫认为是真实的,而实际上一切都是虚假的;密宗认为,万法不仅虚幻不实,甚至从现象的角度来看,也不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样子,日月星辰、山河大地不但从实相上来说是假象,在现象上也是清净的佛的坛城!
  显宗实际上也承认这个观点,只是释迦牟尼佛没有对这类根机的人强调而已,不过,显宗在一些经典中默认了这个观点,认为大乘菩萨修到第八地的时候,有三种转化或者三种清净,这三种清净当中有一种,就是五根清净。五根清净时看到的万事万物,包括我们的娑婆世界,都与极乐世界、东方琉璃光佛的刹土一样庄严。佛告诉我们,实际上这个世界永远如此,从未变化过,因为凡夫有烦恼障、所知障,所以被障碍掩盖了世界的真正面目。当修到第八地之后,五根清净了,才开始看清世界的真相。世界的真相又是什么呢?就是密宗里讲的佛的坛城。佛陀在很多显宗经典当中也讲过,《维摩诘所说经》的缘起当中就讲得很清楚。
  内密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强调当下就是佛的坛城。显宗虽然默认,到第八地时会有这些现象,但首先却不提这回事。
  当然,佛的坛城也有不同的层次与含义,譬如,像极乐世界或五方佛的刹土等有形、有色的有相世界,是最低层次的佛的刹土。平时大家所见到的释迦牟尼佛的化身,金刚萨垛的报身,还有普贤王如来的法身,这些有头、有面、有手的佛,都是不了义佛,其目的,是为了度化某类众生而显现的。密宗认为,这些都不是真正的佛和佛的坛城。即便如此,与显宗相比的话,这些已经是相当了义的佛与佛的刹土了。
  在这个比喻当中,当事人没有将绳子当成真正的蛇,更没有对蛇的形象的畏惧,因此他会故意抓住绳子并把它扔出去。同样的道理,内密行者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清净的,所以也会故意接受五肉五甘露。
  本来,密宗的五肉五甘露,对一般人是不公开的,虽然在这类修行人的境界中,清净不清净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他们完全具备了接受五肉五甘露的能力,但其他人因很难有机会了解其中的意义,故而不一定能接受,多数人还是会不理解,甚至因此而生起邪见。密宗为了保护他人的善根,所以在公众场合或一般情况下,仍然以小乘佛教的戒律规范自己的行为。
  内密行者为什么要接受五肉五甘露呢?就像普通人怕蛇一样,他们也会惧怕五肉五甘露,有清净和肮脏的分别念。不过时代不同了,对现在的许多人而言,五肉都不算什么了,五甘露可能还有点不行,但在佛陀时代的印度中部,根本不会有人去吃五肉当中的任何一种,他们认为这些都很肮脏下劣,不像现在的人,哪怕是人肉都敢吃,所以我们简直无法找到十分贴切的比喻,来形容当时人们对五肉的厌恶……然而,证悟者的境界却完全不同,当他真正证悟之后从禅定中出来,首先,在他的境界中,一切现象都是清净的,没有什么五肉五甘露;其次,从证悟空性的角度而言,所有一切都是虚幻的,没有一样真实的东西。为了巩固或进一步体会这个观点,他们会直接接受五肉五甘露,从中可以深深地体会到净、脏等一切分别都是人的执著。事实上,接受五肉五甘露并不是整个内密的共同修法,只是其中摩诃瑜珈的特点。
  2、释疑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内密行人拥有如此的境界,为何还要故意接受五肉五甘露呢?其原因是,这样做会对他的修行有更好的推动力,使他的修行更有长足的进步,可以起到快速打击分别念的作用。

  这就像修断法,也即古萨里修法,加行里面的古萨里修法,还称不上是真正的断行修法,真正的断行修法具有完整的灌顶和引导文,它的本质是属于般若波罗蜜多的一种修法,也是显宗智慧空性的一种修法,不过还是与显宗略有不同,它增加了几个诀窍性的方法:修断行的人在接受灌顶以后,就要故意到尸陀林等普通人非常惧怕的地方去实修,而且一定要经历108个这样的地方,实地锻炼自己。这些尸陀林不是指普通的尸陀林,而是相当恐怖的尸陀林,时常有鬼与非人等出没其间。修行人到了以后,还要运用禅定的能力,去激怒尸陀林的鬼神,故意惹恼他们,之后不允许念修上师瑜伽等修法,因为念完上师瑜伽后,鬼神就不敢来造违缘了。鬼神一发怒,就会引发各种各样的恐怖现象。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呢?因为,尽管我执烦恼如影随形,但平时却不易发觉,在恐怖景象显现的瞬间,我执也会暴露无遗:“啊!这次我肯定要遭了,我的命保不住了……”若能在当下运用智慧,就能迅速斩断我执。
  不仅如此,修行人还要去一些普通人连一根草都不敢损害的鬼神居住的山,故意作乱搞破坏。甚至染污龙泉水,或到龙出没之处,一旦他们被触怒,不到一小时,天气会骤然变化,电闪雷鸣,暴雨冰雹倾盆而下,此时我执也会顿然显现,若以修法去断除,会产生强有力的作用。
  再举一个例子:譬如说晚上做梦,假如不知道自己在做梦的话,会跟白天一样惊恐万分、手足无措,但如果知道自己在做梦,则哪怕从十层楼上纵身跳下,也会面无惧色。
  同样的道理,真正的修行者已经证悟了空性,体证到梦中的现象跟白天了无差别,为了快速地推翻、打击原有的执著,所以故意去接受原本认为不清净的五肉五甘露,就像在梦中故意从十层楼跳下去一样,这样对破除执著有特别明显的作用,而且对他的修行也没有任何不良影响。从利己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修法,但是,如果从大圆满的境界往下看,这仍然是一个执著:既然是假的现象,为什么还要故意做这些事情呢?大可不必!不过,与显宗相比,这些方法已经是一个飞跃了。
  虽然在显宗中观的《中论》和《入中论》里面都提到,我们最终一定要断除所有的执著,但却没有一个十分奏效的方法,只能循序渐进地修持——首先在出离心和菩提心的基础上修持空性,经历了漫长时日之后,最终也可以达到目的。
  密宗与显宗不同,它有许多善巧方便法门,这些法门既没有离开显宗的出离心、菩提心、空性见等法要,又加入了密宗的特殊修行方式,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也许有人会问:如果修行人已经断除了执著,杀盗淫妄是不是都可以接受了呢?当然不可以。密宗强调,虽然在修行人的境界中没有众生、杀生、善恶这样的执著,但是因为其他众生内心还有执著,这些行为会导致众生的痛苦,所以,一个真正的修行人是不可能这样做的,密宗也是不允许的。
  对初学密的人而言,五肉五甘露不但不需要接受,而且密宗也反对初学者接受。在《时轮金刚》中有一个比喻:有一种药叫做梵天甘露,某些人直接饮用可以去病延年;而另外一些人却不许尝,而只能装在嘎乌盒里挂在脖子上,假如一旦饮用,他们会因身体不适应而死亡。同理,对一部分人来说,如果接受密宗以五肉五甘露为代表的很多修法,对他的修行会有很大帮助;但是,倘若初学者去效仿的话,就不但没有进步,而且会有多种负面影响,因此,这些修法对初学者是禁止的。当有一天我们的境界提高了,能将一切法都观成如梦如幻,没有什么执著的时候,就完全可以利用这种快速推动进步的方法了。当然,只有密宗才有这样的捷径,小乘等宗派不要说直接修持这些修法,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那么,初学者应该怎样对待五肉五甘露呢?某些密宗的甘露丸里,有一千多种药材,再加入少许五肉五甘露的成分,这样制成的甘露丸,初学者就可以接受。当然,如果初学者仍然觉得厌恶,也可以不接受,只要内心对这种方法不排斥,不产生邪见,知道是自己心力不足,境界太低所造成的也就足够了。
  密宗里面清楚地讲到:初学者不能做瑜珈师的行为,瑜珈师不能做成就者的行为,成就者不能做佛的行为。作为初学者,应老老实实地从人身难得、死亡无常、轮回过患等修起,并严格地守持戒律,这样才可能有进步。
  那么,区分初学者的标准是什么呢?简单地讲,如果某人在服用了一种普通人呑下就会立即死亡的剧毒以后,不需要其他手段,仅仅凭借他自己的修行能力,就可以轻松地将毒性转化,身体毫发无损,这样才算是超越了初学者的境界。大家可以比照这个标准来衡量自己,如果自己达不到这个境界,行为上就应该格外谨慎!
  什么样的人可以真正接受五肉五甘露呢?就是超越了初学者境界,却还没有达到最高境界的中上等修行人。藏密中讲过,停留在此阶段的人,利用这个修法可以增进修行的力度。
  然而,有些人因为不了解密宗,故而对密宗接受五肉五甘露等一系列修法产生误解,甚至大肆批驳。
  还有,密宗的本尊分寂静本尊和愤怒本尊两种。对于寂静本尊,大家都可以接受;而对于愤怒本尊,不懂的人就自以为是地认为那是外道的神灵,不应该是佛教所供奉的对象。事实上,无论是寂静本尊还是愤怒本尊,其本质都是佛的智慧显现,二者之间没有任何差别。譬如说,以纯金塑造的一座佛像,大家都会以欢喜心顶礼膜拜,而同样以纯金打造的魔鬼形象,很多人都会怖畏反感。其实,二者用的材料都是纯金,只是外形不同而已,本质是相同的。同样,寂静本尊和愤怒本尊也是相同本质的不同外观,实际上都是如来藏的智慧显现。
  显宗也承认如来藏,认为它是光明的、空性的,却没有提到如来藏可以有形形色色的显现。而从密宗经典中却可以了解到,如来藏是一切万事万物的本性,在凡夫的境界中,显现为不清净的世界;对证悟者来说,如来藏的显现就是佛的坛城——寂静本尊和愤怒本尊。
  那为什么本尊的外表不一——有寂静、有愤怒的呢?这是为了度化一些特殊的众生。本来魔鬼也可以用菩提心来调伏,释尊成佛的时候,就是以慈悲菩提心调伏魔军的,不过,只有具备佛陀那样的能力之后,菩提心才可以起到应有的作用。针对有些很厉害的,前世福报非常大的大力魔鬼,利用菩提心就很难调伏。因为他的福报因缘,有些是嗔恨心所致,有些是恶愿成熟才变成现在的样子,故而与出离心和慈悲心的关系不大,要调伏这些魔鬼,一定要显现愤怒金刚的形象才行。
  按照正宗的密宗生起次第的修法,如果要修十天的话,则前七、八天修寂静本尊,到最后两、三天还需要将所有的寂静本尊转为愤怒本尊来修,有些人甚至一开始就修愤怒本尊,因为愤怒本尊的修法历来障碍很少,而在修寂静本尊时,处理不好就时常会遇到魔障,因此,修愤怒金刚比修寂静本尊成就快。
  从外表上看,愤怒金刚比一般的魔鬼还要凶恶,如果不懂其内在涵义,也许会被大家当成邪魔外道的鬼神。比如说,在愤怒金刚和护法的背后,都有熊熊燃烧的火焰,而寂静本尊的背后却是白光。实际上,这里的火焰,代表佛的智慧。如同火可以燃烧一切一样,智慧也可以斩断所有的烦恼,所以用火焰来表示智慧;还有,在愤怒金刚的手里捧的不是钵盂,而是天灵盖,天灵盖里面装的也不是水果、五谷等善妙之物,而是红色的血,这又是什么意思呢?血代表贪心,贪心又是堕落恶趣的主因。如果将血喝掉,就表示彻底消灭了对轮回的贪心。
  灌过顶的人,可以看一些密宗的书,以便进一步全方位地了解密宗的内在意义,倘若仅仅因为自己的无知,单从外表上进行判别,进而批驳密宗如何如何不好,这种做法非常愚蠢。密宗的修法十分殊胜,对一个真正的修行人来说,其快速推翻执著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3、现今存在的问题
  虽然目前学密的汉地居士对上师三宝以及密宗的信心相当充足,但因许多人不具备辨别取舍的能力,只要一碰到自称是善知识或者活佛的人,就蜂拥而至、盲目依止,为此也出现了很多问题,而且对藏传佛教、对密宗也带来了很多不良影响。
  究其原因,问题是出在这些居士身上——首先,密宗要求,在依止上师之前,一定要用十二年的时间去观察,可他们没有经过观察,就盲目地胡乱依止;其次,密宗强调,一旦依止了上师,接受了密法的灌顶,则即使传法之人行为不如法,也只能选择远离,而不能肆意诽谤。然而,许多人不但没有做到第一个要求,也违背了第二个要求。这些行为实际上已经背离了密宗的观点,所以会导致个人修行的毁坏,同时对密法也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目前,时常我们可以在一些书籍和网络上看到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收集或假造这方面的资料,以达到摧毁藏传佛教的目的。有些不了解密宗或对密宗有看法的人,也试图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来中伤、攻击藏传佛教。我认为,这种做法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首先,在今天这个社会环境里,出现个别人的行为不如法,是在所难免的,但是,某些个人的行为并不能代表其所在的集体,而且,利用个人的错误来诋毁其所在的宗教,这种说法能成立吗?不仅藏传佛教,哪怕在汉传佛教或其他社会上的团体中,其成员也是有好有坏,我们能不能因为某个和尚的做法不对,就认定汉传佛教不正确呢?显然不成立。人的行为不端,只能代表个人的问题,并不是教派的问题,更不是佛教的问题。
  当然,个别人不能接受,是很自然的现象,因为不了解,所以反对也情有可原。古往今来,这种情况也一直在发生。我们也知道,出现这类现象,也是很难免的。任何一个学说、宗教或新生事物在产生之时,都不可能不受到质疑,包括很多科学的观点也是如此。比如相对论,到如今仍存在许多争论;还有,针对量子力学理论,包括爱因斯坦与玻尔也进行了长时间的辩论,到最后,大家也不得不接受。
  同样,在大乘佛法刚刚面世时,小乘的许多学者群起而攻之,说大乘佛教非佛说,是龙树菩萨自己造的等等,有好多种说法,直到现在,南传佛教很多人还是持这种观点,难道因为他们的不认同,大乘佛法就有问题了吗?禅宗刚刚在汉地传播的时候,包括皇帝、学者,人皆诛之,然而结果又如何呢?如今大家都知道,禅宗是非常了不起的法门,成就了多少高僧大德啊!
  当然,密宗也不例外,在一千多年间,藏传佛教一直只是在西藏这么一个小范围内传播,现在却自然而然地开始遍布全世界,这不是没有原因的,我们并没有像某些宗教那样用很大的力度去传播,然而,在短暂的时间当中,其传播范围如此之广,的确是因为其自身所具有的优势所致,否则,具有科学头脑的西方人能盲目地接受吗?
  如今有人经常争论,说某某老和尚反对密宗,某某法师排斥密宗等等,我想,无论是和尚也好,法师也罢,他们反不反对不是问题,关键是反对得有没有道理。仅仅因为有人反对,就扬言要把某个教派一棍子打死,是非常荒唐的话。
  我曾经看过一本书,叫做《菩提树下的诱惑》,可能是一个不信佛教的人写的,内容都是揭露汉地假和尚与假尼姑的丑闻或毁谤有些僧人的,但我从来不认为这是汉传佛教或汉地僧众的问题,本来这本书的内容不一定全部真实,充其量只是极个别僧人或假僧人没有学好,戒律不清净而已,与汉传佛教根本没有关系。我认为,这些攻击者的想法,都是违背真理的相似逻辑,不符合真正的逻辑,因此,我们一定要用正确的态度去对待任何一个佛教的宗派。虽然我没有证悟,但密宗方面的知识还算是懂一点,所以我认为,有些人在根本不了解密宗真实含义,也不进行深入研究的前提下,一看到密宗的双修、五肉五甘露等字眼,就大肆污蔑、驳斥,是很容易犯谤法罪的。若将密宗的双修,理解为男女之间的性交,并随随便便地妄加评论,就是根本没有懂得其真正含义的表现,我们只能对此深表遗憾。假设是不信因果的人说什么,我们也管不了,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但如果是真正的佛教徒,是虔诚相信因果的人,就千万不要随意毁谤密宗!若对密法没有兴趣,你可以不学,但绝不要毁谤,那样会造下非常严重的口业,来世也必定会感受苦果。
  本身,享用五肉五甘露,在密宗是不能随便公开宣讲的,这些修法非常讲究次第,但现在有些不负责任的人已经把它搞得乱七八糟、一塌糊涂了,所以网上什么胡言乱语都有,说得很难听。
  我还听说,当今有些所谓学密的人,竟以欺骗的手段宣称:“你要是跟我双修,你就会解脱”云云,此处我有必要说明一下,使大家能有一个正确的了解:如果你们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知道,说这种话的人肯定有问题,这句话本身也有问题,这绝对不是密宗的修法,是在打着密宗的旗号造作恶业。密宗强调,若以密宗的名义杀、盗、淫、妄,这种做法比五无间罪还严重。对此我们一定要有清醒、正确的认识,千万不要盲目地迷信这样的人和这样的话,这一点相当重要!

  (五)尽管全家人看法各异,但其中最年长的老人认为,既然只是蛇的形象,为什么还要拉出绳子说这不是蛇,并作出自己不害怕的样子呢?这样做很可笑,没有任何必要!
  这就代表了大圆满的观点。大圆满不需要观想,不专门念咒,不强调修气脉明点,也不强调五肉五甘露的修法。其证悟的境界中没有什么好修的,修行不修行、证悟不证悟都是执著,根本不必理会这些事情。
  要知道,密法的修行包括肉体与精神两种,二者之间也有着密切的联系——如果着重修持肉体,可以控制人的精神,将精神提升、净化,达到证悟的目的;假使忽略肉体的气脉明点,而重点修精神方面,同样能修成金刚身,二者有异曲同工之效。当然,精神也分很多层次,虽然宏观来说叫做精神,但不是心理学层面所谓的精神。在佛教当中,精神又分智慧和意识两个层面,其二是截然分开的。大圆满的修法,是只修智慧而不要意识。然而,在显宗的传承中,却并未提及这些修法,只是单方面地抓空性,从来不提修金刚身,这可以说是显宗的一个缺憾。在这一点上,藏传、汉传的显宗都一样欠缺。
  为什么显宗会有这个缺点呢?原因是显宗修行者自身的根机就只适合修这种法,假如法太高了,这些人心里会不接受,反而起不到作用,所以,佛陀因材施教,为不同根机的人传授了不同层次的法。
  大圆满修法为什么不修以观想为主的生起次第,也不修气脉明点等有相的圆满次第呢?对真正证悟了大圆满的人来说,这些都是多余的,都是一些造作的弯路,根本没有抓住核心,只是间接地起到一些作用而已,所以其他教派需要用很多迂回的方法。大圆满在这个基础之上,拥有更好的诀窍,在抓住了精神的实质、核心——如来藏以后,就可以将分别念彻底断除,这也叫做直指人心(禅宗也会这样说),这才是大圆满的修法。所以,在正宗的大圆满修法中,不强调生起次第与有相圆满次第的修法。不过,因为圆满次第有两种——有相圆满次第与无相圆满次第。大圆满本身,就属于后一种——无相圆满次第。
  大圆满的修法很简单,因为它是针对上根利智根机的法,某些部分有点像禅宗。不过,与禅宗不同的,就是在证悟大圆满之前,还需要种种有相的方法,只是在证悟之后,很多修法就成为多余的了。
  修持大圆满不仅可以达到生起次第、圆满次第的结果,而且还要更胜一筹,但是,如果时机不成熟,宣讲大圆满反而容易让人走偏,就像禅宗一样,经常讲不执著,许多人听了以后,就既不放生,也不念佛了,因为这些都是“执著”啊!这样就出现了很多问题,所以,大圆满的具体内容现在不讲,以后可以慢慢学,如果连前行都没有修好,讲再高的法也没有多大用处。
  假如你们以后要学,就一定要学正宗的密宗,而真正的密宗,全世界只有藏传佛教才有。藏地很多倾其一生来修行、研究、学习密宗的老一辈修行人,才是密宗的真正持有者。如果他们都不懂密宗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懂了。如果将来有机会,你们当中灌过顶的人,一定要学无垢光尊者的《七宝藏》,麦彭仁波切的《大幻化网》(堪布索达吉已经翻译出来了)等密宗的精典论著。当然,没有灌过顶的,要在灌顶之后才能参阅,这样才比较如法。不过,在灌顶之前,一定要了解关于灌顶和金刚上师方面的常识,这些内容,在《慧灯之光》和《普贤上师言教》中都有介绍。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