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9日,写点自己最近的口水日记吧

2011年6月29日 | 分类: 成长的喜悦和烦恼 | 标签: , , | 字体: 超大


  好久没写日记了,每次一忙起来就啥都忘了,过去的每天一篇博文,现在也变成了一个星期一两篇,倒不是没写的东西,是真没什么时间写了,最近一门心思把精力放其他兴趣爱好上了,所以对于博客的关心就少了。

  最近一段时间也不太顺,几星期前的周五打篮球,当时可能有被撞到过,但当时完全没感觉,等到了星期天下午才发现右胸隐隐的酸痛,刚开始也没怎么在意,以为是小伤,可等了几天发现一点没有好转,这时才想到买点舒筋活血的内服药和膏药,但也没怎么见好转,最后只好去医院看看,我从小对医院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每次进去心里总是有些忐忑,或许是小时候每次去医院都会被打针弄哭留下的心理阴影吧,虽然我小时候也没生过几次病。医生说这是内壁软组织挫伤,开了些和之前吃的差不多一样的药,然后告诉我说过段时间就会好了,本来也有开止痛药的,但是这些东西我知道是能不吃就不吃的,我宁愿疼着也不能把自己身边变成一个药罐子。

  就这样,每天贴着外敷的膏药,吃着舒筋活血的内服药,从开始到现在,三个多星期,我的伤痛才逐渐好转,也没啥大碍了。我自己也猜到,这应该是业障现前的表现,所以不敢中断诵经,而且每天上下班的路上还多加了持诵地藏王菩萨圣号,印象最深的是,我有一次把持圣号的功德回向给自己的冤亲债主,刚回向完,我很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疼痛感减小了,或者这是心里感觉吧,不过确实挺有意思的。

  我也在反思如果我不吃药,只是通过诵经,是否会康复呢?答案是不一定。我想这是很多人将学佛误解成迷信的原因吧,好多人迷信的以为病痛现前,只靠佛菩萨加持就能治好,这其实很多时候是不现实的。我们得到了肉身,就有了具体而复杂的肉体所具备的物理属性,有时物理属性出问题,确实可以通过精神属性来修正。

  咱们的汉字“药”,没阉割前的正体字是“藥”,草字头下面是一个音樂的樂,音樂在物理学上解释就是不同的振动频率,我们的古人造字的时候就深知,我们的身体不同部分有不同的振动频率,也就是我们很熟悉的“气”,而吃藥的目的、治病的目的就是调整身体某些已经失去正常振动频率的器官,让其恢复正常的振动频率,这样身体会恢复健康了。

  有些修行很好的人,确实可以做到在不吃外在的“藥”情况下,而通过精神力量调整自身失衡的振动频率,恢复健康,但普通人还是很难的。

  又扯远了,刚才我也是借花献佛,借用了点从“国学堂”节目里学到的知识,说到这节目,真的很不错,我最近一直在看,可惜的是太少了,每个星期才一期,根本不过瘾,要是做成每天都有的节目就好了。

  我老妈前段时间又回来了,办了点事前天又走了,我又回到小鬼当家的生活了。美中不足的是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而且长期一个人,多多少少还是感到很孤独,最近心中也涌现出很强烈的希望结束单身生活的念头,可惜念头是念头,残酷的现实却并不买账。说起来,我的条件也不算多差吧,而且我对老天提的要求也不高呀,俩人在一起能开心、幸福就好了,最最简单、平平淡淡的生活而已,可惜就连这最最简单的要求也没实现,而且总是出乎意料的坎坷、不顺利,只能感叹缘分这东西真是奇妙,加之我自己这奇怪的姻缘方面的业缘,我身边到底何时才能有人相伴呢?只有老天、佛菩萨才最清楚了。

  这也逼迫我回到当下,反正未来的好多东西我也控制不了,只能从做好当下的事情来慰籍自己了。看看自己当下能做什么呢?赚钱还是必须的,虽然我很清楚货币制度的弊端,虽然我不适应货币制度衍生出来的各种问题,可我还是得面对,我也只能在自身可控范围内尽量减少一些不必要的事情。另外还能做什么呢?哦,对,我该把阿米2的有声读物制作完才行,因为各种原因、借口,我心里一直有些排斥录制最后几章,但是现在也是时候面对和制作了,就像我大脑中理性的部分一直在对我说的一句话,这是为了更多的人服务,没必要参杂个人感情色彩。另外当下我还能做些什么呢?哦,那就剩下心灵修行这一块儿了,这其实是当下最需要做的事情,现在做好准备,总比临时抱佛脚的强。

  1. 银陀
    2011年7月1日16:43

    看来你又成长了,再说了四川美女很多的,你慢慢找不要急,

  2. 2011年6月29日21:01

    呵呵 对修行的人是很深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