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学英语吗.Do You Still Study English.《千万别学英语》姊妹篇.在线阅读


 

★一个时代的完结

 

  我终于离职的那天,K请客为我祝贺。

  “心情郁闷的时候还是爵士音乐最管用。”这是K说的。我们去了位于东崇洞的一个爵士酒吧,就在一个靠窗的较为开阔的地方坐了下来,心情也为之一爽。眼疾手快的服务小姐托着盛满爆米花的银色铁罐过来递上了菜单。

  “我,Black Russian。”

  “嗯,我,就来杯啤酒吧。”

  望着服务小姐晃动着棕色的秀发慢慢走远,K说道,

  “现在年轻人都流行染发,您觉得怎么样?”

  “如果那是希望自己像西方人一样这种欲望的流露,那么这可以看作是缺乏自尊心的N世代类型(韩国习惯用语,主要指网络一族)的崇洋媚外心理。如果是因满眼都是黑发而觉得厌倦,或者只是想满足一下自我表现欲的话,我会为他们鼓掌的。”

  “那您觉得看起来哪种可能性更大些呢?”

  “我觉得,刚开始还是以黄色和棕色为主流的时候更接近于前者,后来连红色、蓝色、绿色等也满街走时,好像就更接近于后者了。”

  “看来博士您还真的不适合呆在到处是条条框框的组织里呢。您离开公司是明智之举,祝贺您。为了博士的东山再起,干杯!”

  “Thanks a lot。干杯!”

  “细细想来,在公司的这5年学到了不少东西。首先,明白了传统的单位,特别是其中拥有较长历史的单位要作些许的改变是多么的困难。也意识到,入社初期我所谓充分显扬自己意志的希望也只是自满而已。在我国‘喧宾夺主’成为现实的可能性或许是极为微茫的。实际上并非所谓的‘宾’而是相信约定而来的人们,既要响应自己履约的要求,还要在失败或成功之后将棒子移交给新来的人并抽身离去。”

  “一方面希望能有些新鲜空气,而另一方面却又希望维持原来秩序的‘主’们好像旧方式重拾大局一样,若无其事一般原封未动地又返回到了以前的老样子,终于从90年代中期开始的不安和纠葛中解脱了出来。于是就评价那些‘宾’们没有摆脱‘理想主义’和‘学者风’,是与企业环境不和谐的人们,果真如此吗?”

  “为什么曾经在海外留过学的人都无法忍受我国的环境呢?是不是我国人欺生太厉害的缘故啊?”

  伴随着复古风格的爵士音乐掀起一股高潮,K醉意也渐渐上来了,她皱着眉头问了我这个问题。那是我下决心离开公司的同时,一直在我头脑中挥之不去的疑问。

  “这个嘛,据我的经验来看,被认为‘这是明目张胆的欺生’的情况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因为那是出于幼稚和拙劣的心理,所以只要对其不屑一顾也就可以了。问题在于从基层职员到一般管理层都遍布着‘对变化的不信任感’。他们认为再怎么样也不会有任何的变动;在以前决策层就要求革新,但真正实现的情况却寥寥无几,所以这次的要求也同样几乎没有多少实现的可能性;不要期望过高,迎合既有的体制凑合着做吧;既然上层要求制定对策,说得好听一些就是把报告点缀点缀,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过一段时间以后,同样的事情再三反复,他们又不是在那个位子上呆一辈子的,所谓的中长期计划无非是个摆设而已。什么时候都是这个样子。”

  “那这是结构的问题吧?”

  “简单来说是这样的,但我疑心那可能是由于在我国全社会广泛存在的军事文化的残余影响所致。在军队,新年将至或者新指挥官上任时,到处的‘指挥方针’或者‘服务方针’等都会重新贴上新的。例如,‘时刻保持临战状态’,‘建设最精锐部队’等,结果就是以广告牌、宣传横幅等全部换上了新的内容结束了,具体要做什么以及如何做等等就再也提不上日程了。但自从军人出身之人成为总统开始,这些就被原封不动地搬用到政府运行方针中来了。我还仍然记得‘实现正义社会’的口号,但不仅没能具体实现些什么,反而在这面旗帜下使众多正义拥护者受尽了折磨。

  总之政府组织原原本本继承军事组织特性的先例就自那时开始了,受其影响企业组织也沾染上了这种习气,风格极为类似。我们公司也是每6个月就在公司总部建筑的顶层换上新的标语,而且就到此为止了不是吗?实际上如果真地提出如何具体动作的提案,反而是很不像话的举动。每6个月就换一次的口号都能如期实现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不,实际上标语的内容不论什么时候都正在做才能算是正常的。在军队和政府中亦是如此。正义社会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要实现它这样的提法本身就有问题,临战状态本来不也是应该始终保持的吗”

  “如果发生了问题就闹腾一阵子,然后就转到下一个问题,在前一个问题再次成为问题之前就把它抛到九霄云外了,那也可以看作是此类现象之一吧?”

  “是啊。虽然受军事政府迫害的当事者及其家属都一直在注视着,但当时的加害者似乎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照样领导着几十人的组织,受到现任总统的招待,活得极为滋润;无视很多人因三丰公寓倒塌而承受丧亲之痛的喋血哭诉,要在原地再盖一幢高层公寓来支付给他们的赔偿金等于情于理皆不通之事依然横行于这个世上,而我们不是正生活于其中吗?在21世纪伊始,大家都谈论什么数字文化,什么飞速变化的经济模式之际,不论大小,凡是能被称为单位的所有单位,直到现在还在提倡‘军纪’、‘组织之根本’,高喊着要继承不知从何而起的非民主、非人性的习惯和传统,而酿成了一股靓不合情理的疾风恶浪……”

  “既然如此,我国怎么发展如此迅速呢?”

  “肯定是二居其一。首先,你要考虑到也许并不是如你想像的那样正在健康发展;其次,即使发展是事实,发展的原动力也可能是存在于我们未知的地方。”

  “您是说,虽然我们接触到了这么多否定意义的现象,但还存在将我们社会引入正途的什么东西吗?”

  “如果我国的发展是健康的,那还是有这种可能性的,但这个假设却不明晰。并非健康发展的假设可能性反而更高一些。据我从时代精神的持久性观点来看,我国社会的一个时代,即违法腐败、不通情理、独善其身等风气横行的我国现代史潮流直到现在还在延续着。”

  “……”

  “而,郑赞容和这股潮流妥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上一页    下一页

→文章分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1. 2009年6月30日22:25

    嘿嘿,我已经没学英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