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学英语吗.Do You Still Study English.《千万别学英语》姊妹篇.在线阅读


 

★话语乃人生哲学的载体

 

  海军军官学员训练结束以后,我先被分配到了一个前方的预备营。由于那儿老军官很多,军官间的军纪也非常严明,所以我也就成了新兵中最受同情的对象。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受到“株连惩罚”,甚至到了哪一天相安无事的话反而会因为不安而睡不着。之后,我成了前方一个新设排的排长。被调到我们排的全都是各部的不良士兵。我不得已,想出来一条要和他们像朋友一样相处的对策,结果真的颇有成效。

  有一天我遭遇了一次翻车事故,并以这起事故为契机在毫无“背景”状况下走上了升迁之路。历任营作战辅佐官,师团司务长,后来甚至当上了师团长副官,师团长升任司令官,于是我也跟着到了海军本部。据说上将以上已经不能再算是军人的职位了,果然,几乎每天晚上都有晚宴和招待会。我也得以和其他司令官们的辅佐官、副官一起,逛遍了汉城市内所有的特级酒店。在那儿我们认识到了在人生成功光环的背后不为人所知的一面。

  在返回途中的车内,我的,还有他们的长官都无一例外地忧心忡忡。据说,攀上极顶以后展顾,没有“自我”,惟有一副躯壳的名誉而已。因而我才在那儿学会了虚无,并与原先的乐天性格相融合,乐观的虚无主义就诞生了。

  “即使那样,他们还是受到了不错的待遇,而且也相当有权威,好像还不错啊……”

  “不管是当时还是现今,在我国的任何组织里,按照自己的意念去说话办事的文化还是很薄弱的。尤其是军队和公务员之类的组织更为僵化,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去多说话了。如果招惹了上级就几乎意味着生命之结束,在此情况下,连本应该说的话也咽到肚子里去了。”

  “难道现在就没有什么改进吗?”

  “虽然情况是有些好转,但本质上却没有任何的变动,我是不久前看到外务部本部大使抗命事件之后才产生这种想法的。外交官作为代表国家的专门职位,如果连对他们的人事变动也由于政治原因和一部分政治投机分子而以不正常的方式动作的话,这就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了。”

  “……”

  “不仅是这种组织,就是民间组织也同样充斥着那样的氛围。无论我国的哪个大企业,总裁的意志几乎就是御命,没有人胆敢起来反对。社长、部长、课长等也都在自己的小圈子里面拥有莫大的权限。”

  “但我也见过不少并不那样的人。”

  “那样的人是呆不长久的。你想想现在还剩几个了?”

  “哎呀,还真是那样呢,有趣的和另类的人几乎都走了。”

  “你知道他们走的时候职员们都说些什么吗?‘能干的人都走了啊’。现在恐怕他们也那样看我了吧?”

  “难道您是想让他们那样看待您才离开的吗?”

  “哈哈,也许真是那样也说不定呢。咦,我说这些干吗?”

  “这个嘛,好像是哪儿跟英语有些关联吧?”

  “K不是曾经那样吗?刚开始觉得他们对谁都直接称呼‘you,you’很别扭不是吗?由于没有习惯站在对等的立场上跟人说话这样的形式,才会产生那种感觉。在我们国家,从家庭,到学校、公司、政府组织,以民主的方式举行会议是很罕见的。在我所见过的20多名最高管理者之中,能容忍与自己的想法有所差别的,主张10分钟以上的,只有两位而已。而能够容忍意图与反对意见相妥协之讨论过程的人一个也没有。”

  “电视中播放总统主持的国务会议时,你仔细留心看一下。为与独裁政权作斗争而奉献出了自己全部青春、民主斗士出身的总统,是不是应该比别人更多一些民主的观念呢?但看起来国务会议的氛围就好像军人出身的总统在主持全军指挥官会议一般。平常威风八面的部长们一个个屏气凝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地正襟危坐。发言之人的声音就好像参加大学入学口语考试的人一样颤颤抖抖,与总统大怒的报道一起出现的就是他们全部低头颔首,抱定决不漏掉一个字的决心在那儿努力地记着什么的模样。”

  “那样的会议场景就是我们国家大小组织的头脑们主持会议时的立体范本。即使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脍炙人口的每个大企业都大谈新式经营的时候,他们也并没有做到言行一致。我也承认只有在我的眼里才总是看到这些异常之处。也许是我对于真挚而自由风格的德国首相或美国总统主持的会议更为熟悉的缘故吧,我之所以对这方面产生了兴趣,是因为我曾经去过德国。无论如何,这种家长式会议的风格应该得到纠正,如果不那样的话,众多高级人才的能力就会被低估而顶多充当最高权力者个人的辅助角色而已。随着岁月的流逝,高位者身边也就只剩下些所谓的‘Yes man’和‘马屁精’了。”

  “会如此没有识人之才吗?如果到了社长这种职位的话,应该会比别人拥有更强的判断能力吧。”

  “人心难测,良药苦口啊。还有,奉承话总是好听的,而批判却是令人不快的。而且,越是没有能力和自信的人就越善于表现得忠诚和勤奋。”

  “那样的话最终就只能剩下‘他们自己的帮派’了。”

  “如果英语说得好,就能理解他们社会对谁都可以称‘you’的民主形态。老少间的人伦秩序和平等的组织文化共存,是需要一个社会具有充分的成熟度的。如果谁能通过英语透视英语圈文化的这些部分,那么他就可以自诩英语已经达到相当水准了。如果了解了克林顿和阁僚们是在如此自由的氛围中开会,在布莱尔首相面前各部部长是多么积极地发表自己的意见,就能理解为什么我国的政客们如此独善其身,遇到突发事件时政府怎么能如此快捷地制定对策了。”

上一页    下一页

→文章分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1. 2009年6月30日22:25

    嘿嘿,我已经没学英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