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学英语吗.Do You Still Study English.《千万别学英语》姊妹篇.在线阅读


★在语言对象国生活的情况

 

  我是一个刚来加拿大留学的新生。朋友听我谈起因为英语吃了不少苦头,就给我寄了一本先生您的书。现在觉得之前郁闷的心境终于舒畅了很多。但,怎样才能做到每隔六天休息一天呢?在这儿能够完全避开英语的时间和空间都是不存在的。

  “这种情况我没有经历过,所以不是很清楚。博士您是怎么做的呢?看起来您好像碰到过这种情况,对吧?”

  “嗯,那还是在根本没想到总结什么秘诀的时候。很偶然地休一个周末。不管是谁,在刚开始留学的时候很会自我鞭策,我也是如此。经历了一番迂回曲折之后,我终于找到了宿舍,然后在当天晚上就开始制定计划了。”

  “什么计划啊?德语学习计划吗?”

  “不是,是关于留学的总计划。‘先把烟戒掉,每天早上7点起床,到8点收拾完毕后就开始学习,一直到午夜12点为止,除吃饭的时间以外都把时间用在学习上。要以这种方式来度过硕士课程3年、博士课程4年,总共7年的德国留学生涯。’就这样硬性制定了宏伟的计划并按照它实行了1个月之后,有一天晚上,我患上了腹泻。事后得知,原来是因为我把变质的牛肉炒了吃才闹肚子的。在经受了约一周的痛苦之后,我元气大伤,不能再整天地学习了。于是,我又重新仔细审视了一遍计划。而结论就是,如果继续那样下去的话,我恐怕要英年早逝了。”

  “啊哈,就这样您才‘周末休息’的,对吗?”

  “是的,一定要休息,周末的时候,散散步,运动一下,见一下朋友。想法就是那样转变的,当然是把德语完全搁置起来。即使如此,在语言课程上,每到周一我就觉得说话变得更加流利了。在一个医院的等候室里,我看到了一本医学杂志,更是找到了理论上的根据。”

  “听了博士您的话,我觉得好像为了《千万别学英语》的面世,那一系列的过程都是在冥冥之中早就安排好了一样。”

  “你知道Agatha Christie这个推理小说家吗?”

  “啊,就是那个英国女小说家吧?”

  “唔,在她的小说中有一本叫《Toward Zero》,那本书的引言里有这样一段说明:‘所有的事件在其发生之前从很早开始就已经在蓄积了。发生此事件所必需的各种要素也都各自在其他时刻、其他场所得以准备,并在这个事件发生的时刻同时来临。因而到事件发生的时刻,即Zero(零点)之际,它们就同时合力促使了事件的完成。’虽然这些残存的记忆不一定完全准确,但大意就是如此。我看到近来的《千万别学英语》旋风,就想来这个Zero理论。”

  “那引发这个旋风所需要的要素又是哪些呢?”

  “首先我有推翻别人所习惯的方式的天性(有人称之为‘叛逆精神’);而且因为我选择的是设立只有4年的造景学系,为了能够继续深造,我放弃了在一流大企业中的职位去德国留学。那时又正好发生了浓雾现象而使我悟出了一部分秘诀,在奔驰工厂就职后读了《Spiegel》而使我的诀窍又有了一个阶段的发展。而且我还出乎自己意料地有些爱国心,经常把在语言资格考试中落榜的师弟师妹们聚集起来给他们补课,这样就使诀窍得以具体化和检验。旧习难改,回国以后工作了还是总爱向职员们介绍这个诀窍。最后追加的决定性要素就是IMF经济危机和21世纪的到来……”

  “而且各报纸也正好推出了21世纪特辑,从各自的角度对‘英语’问题进行了专题系列报道,不是吗?看来还真的是有很多因素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微妙地盘根错节了呢。”

  “在日本也有一件推波助澜的事,不是有一个研究团体主张要把英语作为通用语言吗?”

  “是啊,我国因特网的普及速度有多快呀。要很好地利用互联网信息,英语也是必须的啊……好像还真是有很多因素都为《千万别学英语》的诞生各自做着准备呢。”

  “实际上以那种方式看事物是不行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无法抛弃‘也许真的有什么联系’之类的想法。再加上和我比较熟识的一个相面士在《千万别学英语》面世之前7个月的时候曾经预言道,‘你在1999年会出一本书,而且在2000年会变得非常有名。’”

  “啊!是真的吗?真神奇,你不是开玩笑吧?”

  “当然。”

  “给我介绍一下可以吗?在哪儿啊?”

上一页    下一页

→文章分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1. 2009年6月30日22:25

    嘿嘿,我已经没学英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