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学英语吗.Do You Still Study English.《千万别学英语》姊妹篇.在线阅读


★感动、不安、怀疑、彷徨

 

直到第三阶段才能确信

  “要毫无疑虑地接受这一方法其实是很困难的。我当初也是如此,直到结束了第二阶段才有了信心。那时,我不仅能感觉到在听力上确实有了进展,而且发音也有了长足进步,所以自己想起来就惬意地笑了。”

  “对这个方法的确信不疑是在结束第三阶段的时候才能获得的。因为到那时,人们就绝对不会再忧虑什么单词背诵或者语法学习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明知道靠传统的方式不可能取得成功这一很显然的道理,但为什么还是那样地难以相信您的诀窍,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这个嘛,如果看一下读者们的反应就能理解个大致了。刚见识这一方法时大都激动异常,天呀,按照这个方法肯定能行。原来按照传统的方式学了十多年还是拿不出门去,症结就在这儿啊。于是人们就怀着那样的想法斗志昂扬地开始了,但进行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也不是那么容易。‘只用1盘磁带就行了’、‘只管去听,耳朵关自然会打通的’、‘某一天突然就彻悟了’等说法无论如何看起来都要比传统方法容易得多。还有,连题目《千万别学英语》也把话说得很满了。”

  “但这是事实啊。《千万别学英语》的方式确实比传统方式容易得多。语法、单词背诵、精读,以这种方式学英语只有学习能力非同寻常的人才能做好,而博士您的方式并非如此。”

  “是啊,这与不论是优等生还是劣等生说起母语来都毫无可指摘之处是一个道理的。总之,虽然容易是容易,但也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因而,把它想得过于简单的人肯定是首先踯躅不前的。觉得‘看来我还是不行啊’而自卑自弃,或者开始疑心‘这种方法也就这样嘛’而放弃,然后再走上以前的老路子或者干脆把英语永远荒废了。”

  “转变思维真的那么困难吗?”

  “当然。尤其我们国家的人更是如此。”

 

英语,数十年间的恐怖历史

  对于传统方式和价值观念的执着有时候也可以成为一种优点,但为了利用这种优点却需要对它进行彻底的分析和验证。正是在这一点上我们韩国人做得非常不够。虽然外语学习方法也是如此,但因袭日本殖民时代方式的领域岂止一二?在各个法律条文中现在还可以见到日本殖民时代的影子,不少学校的课程设置也与那个时代没有太大的差别。不仅如此,从那时开始实行的校服,在实行自由化以后没多久就又呈现出一种回归的大趋势。虽然我们韩国号称反日情绪最为强烈的国家,但对于“亲日”、“近日”、“仿日”等倾向却从来没有彻底清算和转变。

  1993年在我们韩国出版了一本叫做《日本不存在》的书。这本书无论从题目还是从内容上都巧妙地迎合了韩国的反日情绪,正巧那时日本高层又大放厥词,这本书在1994年一年间压倒了所有领域的书籍而荣登最畅销书的宝座。书的内容真的有这么好吗?由于自忖对日本不了解,我就向曾在日本留学和旅居的人们征求他们对于这本书的看法。令我吃惊的是,他们的回答就好像事先约定好了一般出奇的一致。“那也能算书吗?以那样的方式混淆视听……啧啧啧!”我实际上也觉得书中的内容并不可信,所以立刻就和他们产生了共鸣。

  那本书对日本文化的批判犯了不分青红皂白地“夸大其词的错误”。总而言之,这种水平的书也能成为畅销书使我确认了两个事实:一是我国的反日情绪尚停留在感性阶段,二是很好地利用这种情绪的话仍然可以赚大钱。

  “所以传统的英语学习方法也应该被归入对日本殖民历史的清算清单之列,但我们却没有那样做,以致于在这块土地上生存的很多人在之后数十年间还要面对英语恐惧症。”

  “是啊。不管什么问题,通过感性的对策根本不可能得到解决。或许有人这样认为,最近对旧总督府的爆破(从物质上对日本殖民时代残余影响的清算),以及拔出日本为了阻止我国瑞气呈祥而钉的铁橛子(从精神、文化上对日本殖民时代残余影响的清算)等行为,是不是就是彻底清算的一环呢?我觉得这两项行动都比较奇怪。在我看来,应该被彻底清算的‘毒药’就是日本殖民36年间对我们民族的精神世界潜移默化式的麻痹,比如军国主义思想,比如权威主义观念,又比如官僚主义作风等等。总之,应该对其进行认真的研究、分析和清算,在韩国扬帆荡桨开始新征程的初期,将这些遗毒一一清除。而到目前为止,我们却根本没有进行这方面的努力,随之而滋生的现象现在仍然屡见不鲜,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嗯……,是什么原因呢?”

  “即使是现在,刚入小学一年级的话,不是还要进行一个月的制式训练吗?你知道吗,直到几年前,我们还把日本式的学徒军事训练称为‘教练’而加以实施呢。”

  “天哪,真的耶,脊梁都发冷了。”

  “我最近疑心日本的政治家们之所以动辄就大放厥词,是不是因为他们对我国抱着一种藐视的态度,是不是因为他们看到韩国社会的角角落落里还大量残存着他们遗留下来的制度、思考模式以及生活方式才助长了那种思想呢?不论哪个国家的政客在对什么发表言论时都会考虑到舆论,如果日本人普遍对韩国人怀有敬畏感的话,他们能那样胡说八道吗?那几乎是不可能的。那怎样才能令他们产生敬畏感呢?如果我国在日本殖民时代结束以后果真能够彻底地清算其残留影响的话,是不是就能如此了呢?继而再以我国的儒生精神和灿烂的文化遗产为基础,开创我国焕然一新的新局面,那么他们会不会从此就对我们备加尊敬呢?”

 

上一页    下一页

→文章分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1. 2009年6月30日22:25

    嘿嘿,我已经没学英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