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学英语吗.Do You Still Study English.《千万别学英语》姊妹篇.在线阅读


★他们自己的帮派

 

  本来说下午来的K直到第二天才回来。

  她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沉重。

  “你好像哪儿不舒服啊,是不是因为时差的问题啊?”

  “是的,特别是一到下午,就觉得特别困。在困意朦胧中突然醒来,就像丢了魂以后突然清醒一样。”

  “头一周是适应期。晚上睡得好吗?”

  “就因为头一天睡得好了,第二天彻夜难眠才这样的。”

  “嗯,所以脸色才有点不好吧。”

  “说老实话,是因为我昨天去公司的时候听到了些闲言碎语。”

  “什么闲言碎语?”

  “是关于博士您的,不过好像还是不告诉您更好些,那只会白白影响您的情绪……”

  “你说吧,反正我基本上也都听过了。”

  “哎呀,是吗?说您不务正业,一心只知道去赚外快的话也听说过了吗?”

  “当然,当然知道。那个传闻从去年11月开始就有了。”

  “那么,上次的组织改革中您从课长的位置上退下来也与这些谣言有关吧?”

  “这个嘛,据说是因为业绩不好的缘故。”

  “但据人们说,其他课长们也都不怎么样,而只有郑博士您这样,不觉得很奇怪吗?”

  “嗯,是有些奇怪。事实上去年我们科刚成立的时候,就有在未来3年间不计较业绩的协议,之后我们在公司历史上首次获得了公开投标一等的成绩,并因此被报纸报道,接到了规模宏大的劳务订单,取得了非常好的业绩,在业界也作为专门的设计团队而名声大涨。所以1月的组织改革我实在是委屈得很。”

  “我真是难以理解,这种事又不是谁都能干得了的,怎么还……”

  “正式的说法是什么呢?说是人员冗杂,我的团队由于不懂韩国的实际情况而以学究的方式去做事,所以导致团队的收益滑坡。然而,客观地讲,现在的人员比起去年7月组织改革的时候不减反增。还有,从来订货的大公司头领们要求这个项目一定要由‘郑博士’负责的情况来看,这难道不是我实际上做得很好的证明吗?”

  “谁说不是呢。那您就这样默默忍受下去吗?”

  “这个嘛,正在考虑之中。就如你所说的那样,我也经常觉得自己受到了压制。我曾尽我所能抗辩过,但据说已经结束的组织改革再翻覆是很困难的,而且那会使很多人脸上无光。”

  “公司难道就是为了照顾谁的面子而存在的吗?那么他们让您怎样呢?”

  “让我就这样忍一年,韬光养晦。”

  “真是不可思议。忍了一年之后,不是仍然没有境遇会变好的保障吗?”

  “谁说不是呢。说这话的人也不能保证就能一直呆在这个位置上啊。管理层每年都会发生变动,如果搞不好,在垂头丧气一年之后反而被迫离开公司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您有什么计划吗?”

  “可以确定的是,我要离开这个公司。经历此事以后,有一句话经常在我脑海中浮现,‘堂兄买了地,自己肚子疼’(‘自己不喝酒,嫉妒人脸红’)。很多人都说,我成了最有人气的作家之后,在公司内应该会倍受青睐吧?在我看来这是理所当然之事,我越是有名,公司的名字就越会为人们所提起,也就能收到相应的市场效应……

  然而,提议出于战略的角度来起用我的人一个也没有。你知道真正令人奇怪的是什么吗?其他公司为了能对提高职员的英语水平有所裨益而邀请我去演讲,而在我们公司内却从来没有这样的提议,公司内部的广播中也没有提及。而在集团的广播里早就做了相应报道……”

  “还真是奇怪呢,是不是有什么人啊?我是说会不会有人想把您当作眼中钉来拔掉啊?”

  “或许吧,和这次组织改革内容完全吻合的传闻早在去年12月就已经传开了。反正宣传科是这样的,听说有人认为我在《千万别学英语》一书中谈到K的退职时,有些抹煞公司威信的语句,于是把这些语句从头到尾标示出来向社长做了报告。”

  “就是那句提及公司人事管理水准的话吧?那可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千万别学英语》基本上是小说的体裁,那也不是一定指咱们公司啊。”

  “对啊,当时大部分的大企业不都这样吗?也不知道是不是对组织改革以后的我没看在眼里,宣传科的一个普通职员竟然还打电话来警告我,‘不要以出卖公司的名誉来为自己做广告!’”

  “真是的,竟然还有这种事!我看反而是公司沾了您的光才对……”

  “他在电话中说,如果有采访,一定要谈到公司,而你又不想的话,就干脆别提自己在哪个公司上班,然后就挂了。我打电话让他从礼节学起,他还说这正是自己的风格呢。”

  “真是气死了,那样的职员竟然能够留在宣传科,这本身就是很滑稽的一件事。”

  “那个家伙的课长更可笑。我要求他让那个职员来向我道歉,否则不会善罢甘休。他却说不管怎么样都可以,只要别把他也牵涉进去就行。”

  “哎哟,真是‘问题之家’啊。真让人气愤。”

  “你先冷静一下吧,是不是觉得好像面对一堵高墙似的令人憋气?”

  “是啊,也就只有叹气的份了。那您就这样忍了吗?”

  “即使你争辩什么又能有什么用呢?上了几天的火,睡觉也没睡安稳,终于得出来一个结论,‘嗯,在这样的组织里呆的时间越长,受的损害就越大。现在发生这样的事反而可以看作是转祸为福的一个契机。’”

  “对,那样反而会更好,请致力在英语方面的发展吧。那样不是可以赚很多钱吗?现在博士您想干的事也没能如愿以偿,不是吗?在公司内……”

  “花了5年多的时间去说明管理层,真是浪费了我很多的宝贵时光。所以我打算离开公司以后设立一个与造景有关的个人研究所,翻译一些德语的专业书籍。当然,那样的话是赚不到什么钱的。虽然连本钱也可能难以掐回来,但从把在德国学习的幸运回报给社会的层面来讲,还是有意义的,那样的话,就真是以学究的方式来生活着了。是否能靠英语打出一片天地,情势还不是很明朗,而且靠英语谋生的人也实在太多了……虽然我对于《千万别学英语》读者们的心思较为明了,据此做点事的话对于读者们来说会有所帮助,自己也可以赚点钱,但那样一来恐怕各种议论、非难和诬陷也会接踵而来。”

  “造景研究所,不错的想法嘛!但因噎废食怎么能行呢?如果英语事业也由博士您来做的话,我们国家的英语革命就真的有希望了……”

  “我不觉得非要我来做才能引发英语革命。不过,如果以‘英语夏令营’、‘英语咖啡屋’等形式来推广我的方式的话,相信很多读者缩头缩尾毫无自信的苦闷就能够迎刃而解了……现在不能马上就动手做这件事真是令人惋惜啊。”

  “听您话里的意思是,您在等待时机的成熟,对吗?”

  “嗯,这个夏天一过,肯定会有令人刮目相看的读者出现。这也算是一种证明吧,那样的话,人们对我方式的信赖感会大大增强;同时,要求在英语学习领域对我委以重任的声音也会水涨船高,再按兵不动就会挨骂。我想在那个时候到来之前的这段等待时间里把我的一些想法加以具体化。”

  “深刻的思考、慎重的接触、彻底的准备。您真了不起呀,博士,看来我是杞人忧天了。博士您好像真的很接近欧洲式的思考方式。是原本如此呢,还是通过在德国的留学才那样的呢?”

  “不管怎么说,肯定受到德国留学经历的很大影响。在那儿马马虎虎,敷衍了事是绝对行不通的。即使只是对细微的固有观念、偏见等敷衍过去了事,在研讨会上也会为众人痛加斥责。

  好了,现在你也冷静一点了吧?我们还是努力做我们的事,不管是K还是我,不都是不适应‘组织至上主义’的吗?对于把‘他们自己的帮派’作为救命稻草的那些人来说,‘我们’的概念是不存在的。在他们眼中,只有‘我的生路’。”

 

上一页    下一页

→文章分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1. 2009年6月30日22:25

    嘿嘿,我已经没学英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