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学英语吗.Do You Still Study English.《千万别学英语》姊妹篇.在线阅读


★为什么我不能像K那样?

 

  以前我也知道英语的必要性,但就是没能好好学习。我在大学的时候也稍微尝试过您所指摘的那种学习(Study)方法,而现在只是用那种方法看看与我的专业相关的英文书籍罢了。更可惜的是,我本来有机会可以继续深造本专业的,但由于连简短的英语对话都不可能,所以没能下决心出国留学。我正在进行先生您所说的“第一阶段,把第一盘磁带听清为止”的练习。现在已经听了七周,但好像还是没有预想的那样达到能够完全听清的程度。偶尔忙的时候,我就一边做着别的事一边听,甚至一边犯困也还在听,也许正是这个缘故吧,我并没有如先生书中所写的像K那样在10天之内完全听清。虽然本来应该集中精力去听才行,但像我这样经常三心二意的,到底应该听到什么时候才行啊?我很想知道。

  请您帮帮我吧,在上年纪之前我一定要把英语拿下来。对了,10天前在汉城某研讨会上我听了一次美国人的演讲,好像对英语发音很熟悉似的,比过去听到的多多了,那时感觉真好。如能承蒙继续帮助,我将终生将您当恩人来看待。

  像上面那样大致可以概括为“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结束第一阶段啊?”、“为什么我不能像K那样呢?”的疑问也非常多。当然不能像K那样了,也当然可以像K那样了。那是因为这和每个人的个人历史关系密切。像K那样在学生时代就对语言有着浓厚兴趣的人具有相对较多的“语言财产积蓄”,问题只是在于这些积蓄正在萎缩而已。用《千万别学英语》的方法结束第三阶段练习的话,那些财产就会像炉火火种一般全部恢复生机。而且,K连法语都掌握得不错,所以才能只用10天时间就结束了第一盘磁带。做不到那样的人当然会很多。

  正在已经是第4天了,但好像还是没有特别明显的效果。有几个最为头疼的问题:第一就是无法集中精神从头到尾听下去;第二就是随着注意力的下降开始发困;第三就是常常听着听着下意识地就想去翻译。虽然肯定有更多的问题,但由于才开始了几天,所以好像还没有意识到。由于总是出现问题使得我怀疑自己是否能坚持到底,这似乎也是一个大问题。

  我真的花了很多时间按照先生您的方法去做。刚开始的一段时间内随着每天每天能听到的单词都在逐渐增多,感到很有乐趣。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一点也不见长进,最终我开始有些厌倦了。将近3个月后的某一天,我决定放弃这种方法,“看来我还是不行啊,但也算有点感情了,再听最后一次吧。”我怀着这样的心情放入一盘磁带按下了PLAY键。咦,这是怎么回事?原先觉得如流水一般一泻千里的句子现在好像是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往外蹦一样,如溅开的水珠一般分明。我终于意识到,之所以走了那么长的冤枉路,就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没有原原本本地按照书中所说去做的缘故。

 

只是去听,话匣子也能被打开

  在进行第一阶段练习的时候人们最常犯的错误就是“总是想知道什么意思”。也就是,无法摆脱总是试图用我们的话去翻译的坏习惯。所以,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好像还可以,以后就要面临再也没有进展的难堪局面。

  我们再拿幼儿来说吧。幼儿是绝对不会试图把从周边听到的话翻译出来的,当然也没有可以供他翻译的话,他只是在听。因为饿了哭的时候,妈妈喂他奶、逗他玩、抱他在怀里时所说的很多话,他都只是在静静地听着,当然是非常认真地在听。问我怎么知道的?抚养一个孩子自然就能知道。不管怎么说,小家伙就以那种方式只是在听着,然后有一天话匣子就打开了。所以从理论上来说,大人也能只通过去听来打开话匣子。

  实际上,我以前遇到过有这种经验的人。他因病从公司退职后回到南方的家乡,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干着农活修身养性。那时只有在南方才能听到的日本广播整天就在他耳边回荡。然后有一天他突然就能听懂广播内容了。虽然知道他绝对是个诚实的人,但我究竟还是无法相信他所说的话,就让他说句日语听听,竟然真的非常流畅。

  虽然我当时无法抑制住惊讶之情,但我还是把这么重要的经验疏忽了。因而,一年之后在德国我便付出了代价。

  自认为不仅掌握了大量的词汇,具有很强的造句能力,而且用德语交流没有问题的我,从Frankfurt(法兰克福)机场开始就遇到了语言沟通的问题。在问询处坐着的小姐最终让我从英语和德语中选择一个,我不得不以近乎自我嘀咕的低音表示我选择英语。之后我花了三天两夜的时间才找到了Dortmund(多特蒙德)大学,在那儿的语言研修课程中,我才意识到了自己德语的问题所在。那就是“由于使用陈旧的词典而习得了奇怪的词汇和Keutsch(Koreanisch+Deutsch‘韩式德语’)”。我的舌头和耳朵所习得的德语都是韩国式的发音和语法。

  完全泄气了的我在从欧洲和阿拉伯来的其他外国学生看来,简直成了一个“怪异之人”。他们看到我语法掌握得天衣无缝,但一到讨论时间就成了哑巴,“你就按照语法去说啊,那样的话,应该可以说得很好的……”我气愤地说道,“只要把你们说的话原原本本地写下来,那不就是语法嘛!”在他们之中,有一个从埃及来的叫“穆希”的家伙,他属于那种特别能说但就是对语法一窍不通的类型。一有空他就说话刺激我,“只要去大声嚷嚷就行了!”

 

老师说的话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就那样,老师在留作业,而我就在不知道作业是什么的浑浑噩噩中度过了一个月,然后就发生了一次气象异变。以Dortmund市为中心的洛勒(Ruhr)工业区全境发布了smog alarm(大雾警报)。雪下了约20厘米深,空气也停滞不动,所有的废气都沉淀到了下面,这次气象异常,导致各级学校纷纷停学,语言研修课程当然也中断了。德国的学生全都回家乡去了,我一个人在宿舍里无所事事,整天与电视为伴,而电视内容几乎都是与浓雾有关的。某市一位患有患哮喘病的老人外出时窒息而死呀,现在大雾的浓度为多少啊,千万记着别开门窗,老老实实地呆着呀,这些全都差不多的内容我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整整听了足够100个小时以上。本来也理解不了多少,再加上这些新闻整天重复一点意思也没有,所以我就只当它们是生活的背景音乐似的。再加上乡土奖学金(韩国大学生对于父母给付的学费的戏称)也没能如期领到,我在之后的一周期间内就在只喝水、忍饥挨饿的状态中度过,所以到后来简直觉得它们好像是地狱使者在我空白的脑子里哭着嗓子喃喃自语似的。

  “这样下去的话岂不是要饿死了”,就在这个时候浓雾天气结束了,在语言研修课程重开的那天,我惊愕了。因为老师说的话我全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上一页    下一页

→文章分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1. 2009年6月30日22:25

    嘿嘿,我已经没学英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