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学英语吗.Do You Still Study English.《千万别学英语》姊妹篇.在线阅读


★可怕的三个幽灵

 

  犹豫了好几次,最终还是给您发了这封E-mail。我按照先生的方法学习英语已经是第3天了。然而就这样只是听一盘磁带的话,语法和阅读怎么办呢?我以后还要参加就业考试,如果阅读和词汇不行的话,怎么会考好呢?

  对于郑赞容先生外语必须通过“习惯成自然”的方式来习得这一诀窍,我100%地同意,我在过去准备TOEIC考试的时候也深感只有习惯化了才能称为真正的实力。然而由于在一段时间内对英语过于疏忽了,所以我觉得是不是应该先把语法和词汇准备得差不多了之后(语法和词汇各一本书、各一个月左右时间),即把语法和词汇真正消化之后(构筑起英语的基本框架,找回以前的感觉之后)再按照先生您的秘诀来进行呢?也就是说,我现在基础太差了。

  “也可以这样做吧?和我曾经的想法实在是太相像了。”

  “这也就是思维转变的困难所在吧。我们在20世纪末几乎每天都听到和用到的一句话就是‘转变思维模式!’,然而大部分情况下都只是说说而已。那不是只转变思维就能万事大吉的,还需要改变行为方式,有时甚至连工作单位都应该换掉,总之,就是冒险吧。”

  “近来叱咤风云的风险投资家们就是在这一点上做得好吧?”

  “是啊,这些人可以说具备某种动物的感觉。在俗语中我们不是常说‘巨富者乃天意使然’吗?”

  “选择《千万别学英语》式的英语学习方法也可以看作是一种风险精神吧?”

  “冷静地看来,似乎算不上。风险投资所面对的是一种无法排除不确定性的选择,而对《千万别学英语》概念的选择则是以传统方式的彻底失败为依据的。”

  “对啊,而且,还有以我为代表的众多成功事例呢。”

  “即使如此,那样的E-mail还是很多吧?”

  “是的,在读的时候心里觉得有些郁闷。”

  我收到的E-mail中占最大多数的都是问与上面内容类似的问题的。从“语法”,“词汇”的泥潭中摆脱出来啊,摆脱出来啊,我这样在《千万别学英语》中介绍经验、讲解实例,也从理论上这样说服他们,但还是那样。个中缘由就在于现在大部分英语考试都是针对这三个方面的试题。

  我们是什么语言学者吗?计较语源、背诵音标,到底能派上什么用场呢?我真想问问那些人,既然这些都是必要的,那“您都是一边讲着‘子音接变’、‘母音同化’(韩国语特有的语法术语)之类的概念,一边用我国语言交谈和读写吗?那么连音标都没有的我国语言到底是什么啊?”

  还有,词汇即是文化。词汇应该是随着个人的文化经验逐渐积累,以及把非文化的经验逐渐以文化的方式来消化而自然而然地丰富起来的,那样的增长过程才正常,大家都知道没有必要像傻瓜那样去编制《韩国语词汇手册》。然而对于外国语为什么就非要编出词汇手册来呢?《Vocabulary 22000》又为什么非要背诵呢?

  理由其实非常简单,因为要把它们全部转换成韩国语之后来记忆啊。你问为什么非要把它们全部换成韩国语呢?这个嘛,似乎应该问一下那些主张这样的人才对。在我看来好像是因为英语考试的题目全都是用韩语出的……

  不管怎么说,以英语-韩国语的方式掌握的词汇能力除了用韩国语出题的英语考试之外,就毫无用武之地了。虽然也能够偶尔翻译一两篇用英文写成的杂文之类的文章,但如果句子稍长或者稍稍带点文学性的话,那一瞬间便会切身感受到英韩词典的不可或缺,这也就是英-韩词汇背诵的弊端所在吧。反之,如果把顺序调换一下,将韩国语翻译成英语,就又会引来一阵慌乱。如果只是简单的名词,那倒也不是问题,但如果是形容词、动词等,就不能自如地转换了。因此又拿来一本韩英词典,耗费半天的时间把一个韩语段落翻译成英文。如果至此境地的话,和数学、化学、物理等也真的没什么差别了。

 

为什么是语法、词汇和阅读呢?

  我知道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关于为什么那么强调语法和词汇,那都是因为阅读这个幽灵。要想很好地阅读理解,就不能不重视这两项。果真如此吗?

  先让我们看一下在阅读韩语文章时我们都会计较些什么吧。“在分析了主语、谓语之后,判断出这是什么句型,这个修饰那个,而那一个又起辅助修饰这个的作用。这个是这样的,那个是那样的,所以这个可以翻译成那个?”我们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而只是“它说的是什么,它的核心内容又是什么”。真正使这些凸显其重要性的是语文考试,所以说要立足于用国语来理解国语,英语难道不是也应该用英语来理解的吗?

  然而,看一下英语阅读理解习题集的话,简直是另一个世界一般。它们并不是用英语去理解英语,而是把用韩国语来翻译英语叫做阅读,而且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翻译,而是必须单词对单词、几乎一对一地那样直译才行。那样来看的话,当然要注重每个单词的含义和作用了。但那样做究竟有何用途却不得而知,好像只是迎合一个目标,对各种机械说明书、软件使用方法的翻译。有人这样说,“那翻译一般专业书籍还不行吗?”哪里的话,那种书的翻译需要该领域的专业知识,反而更难。

  1992年我曾在留学期间暂时回国,别人拜托我审阅一篇德国户外广告物管理细则的翻译稿。那个由德语专业研究生所做的翻译稿,用一句话来说,简直是与主旨相去千里。我想起了在拜托我的时候,朋友说的一句话,“分明是关于法律方面的,但他们做的这个怎么好像是随笔似的呢?又好像是难以理解的小品文……”

  仔细想想吧,德语专业研究生可是能以高难度的语法、巨大的词汇量而自豪的人,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理由很简单,在德韩词典中出现的词义解释之中没有真正词义吻合的。把词义解释中认为最合适的那个挑出来用,然后再继续进行下面的内容。这样的话只能制作出一篇晦涩难懂的随想录来。

  总之,以非常非常无知的方式背诵单词、解析语法问题、而认为自己最终获得了极强的阅读(实际上是翻译)能力,那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事实上这恰恰正是最大的问题。简单来说,以那样的实力去看美国一天的报纸的话,将会花费你一生的时间。太夸张了吧?那么,把韩英词典打开,然后把我国报纸中的内容一一查找一遍看看,那样你就会对我所说的话有点相信了。

上一页    下一页

→文章分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1. 2009年6月30日22:25

    嘿嘿,我已经没学英语了